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Wong | 23rd Oct 2018 | 一般 | (3 Reads)

回溯過去的意義      曉龍

在現實生活中,不少人都喜歡重返過去,經常會說:「如果我返回過去的某一天,我會……」,過去已是過去,我們追悔莫及,雖然不能改變過去,但重返過去時,最低限度能讓我們看清楚事情的真相,了解一件事的來龍去脈,使我們能夠繼續向前走。人類是有情的動物,親情、愛情和友情是《在咖啡冷掉之前》的重點,亦是我們最不能釋懷的生命元素,畢竟這三種情感是人生的「瑰寶」,故它們的存在和流失是我們最著緊的事情,同時亦是我們最介懷的東西。例如:清川二美子(波瑠飾)將與好友賀田多五郎(林遣都飾)分開,他們青梅竹馬,彼此的關係在友情與愛情之間,重返過去,可再次了解彼此的關係,亦知道雙方的感情聯繫,雖然只能在咖啡冷掉之前回溯過去,時間短暫,稍縱即逝,但一分一秒的時光仿如數十年,時間漫長與否,不在於客觀的事實,而在於主觀的感覺。這段故事說明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值得珍惜,倘若成為過去,不論用盡任何方法,都不可能推倒重來,如不懂得珍惜,過去的時光迅速流逝,無論現在的自己如何努力補救,一切都為時已晚。

愛情是一生一世的,對年青人來說,這是一句老掉大牙的話,但對《在》裡的高竹佳代(藥師丸博子飾) 和房木康得(松重豐飾)而言,卻蘊藏著深厚悠長的意味。高竹佳代患上認知障礙症,忘記了生活中的大部分事情,竟然對丈夫房木康得亦印象模糊,這使他視她為病人,對她無微不至的照顧,使她對他懷著感恩之心,但始終未能恢復夫妻之間親密的感情關係。但當他返回過去,再次經歷他們兩人從前愉快浪漫的時光,其後重返現在,便了解把握一分一秒的重要性,因為她不是他的病人,他亦不只是她的護士,亦是她愛的人。故他重新與她建立夫妻關係,改變自己對她的態度,在同情和憐憫之外,還有心心相印的情,以及難捨難離的愛。無可否認,當另一半的生理和心理產生變化,兩夫妻彼此的關係亦會隨之改變,唯有愛與情,才可使這段關係「千載不變」;只有真與誠,才可令這段關係「越久越深」。表面上,《在》說的是過去、現在與未來之間千絲萬縷的關係;事實上,《在》的創作人最想探討的主題,是愛與情在每個人生命中扮演的角色,以及其不可或缺的重要性。

親情是「無價寶」,不論自己喜歡與否,家人都會在身旁支持自己,當家人健在時,自己不懂得珍惜,當家人離世後,自己卻萬分懊悔。這就像《在》裡的平井八繪子(吉田羊飾)在妹妹生前不懂得珍惜她,經常用各種理由避開她,但當她離世後,自己卻欲返回過去,與她好好相處。本來平井八繪子想改變過去,拯救她的性命,可惜人的命運不能逆轉,不論平井八繪子對她說甚麼、做甚麼,她都難逃一死。這段故事告訴我們:我們不可選擇家人,但不論他們可愛與否,我們都應該重視自己與他們相處的一分一秒。平時我們可能不覺得他們重要,但當我們失去他們時,便會發覺他們是自己最長久最忠心的「摯友」,友情可能隨著時間的流逝而轉淡,但親情卻是每個人與生俱來一生一世的「禮物」。很多時候,這種血緣的聯繫,在平常的日子內顯得「平平無奇」,但在「波濤洶湧」、生死相隔的重要時刻裡,卻在不知不覺間深深地刻印在我們的心坎上。


Wong | 16th Oct 2018 | 一般 | (14 Reads)

明星的辛酸和無奈       曉龍

表面上,明星是萬人迷,受歌/影迷愛戴,賺取一般人數十倍以上的年薪,有面子有社會地位,在「萬人之上」,令人羨慕妒忌,故明星成為不少年青人首選的職業。不過,究竟有多少人會知道明星成名過程的辛酸和無奈?有多少人會了解他們長時間苦苦承受的沉重壓力?有多少人會體諒他們成功背後作出的重大犧牲?《星夢情深》以真人真事為基礎,描寫資深音樂人Jackson Maine(畢列谷巴飾)與新晉歌星Ally (Lady Gaga 飾)的一段愛情故事,令觀眾心酸,亦使他們對這段名人情侶的不平凡經歷萬分感慨。本來Jackson提拔Ally,出於一番好意,他不希望她的天分被埋沒,認為她有足夠實力在樂壇上大放光芒,當她日漸成名之際,他的音樂事業卻一沉不起,他反而需要依靠她,才能找到更多與音樂相關的工作,由他扶助她變為他依靠她,使他難以接受自己,甚至貶視自己,終日酗酒吸毒度日,有強烈的自毀傾向,遑論能「東山再起」。因此,她與他結婚,長時間一起生活,令他被傳媒以至公眾人士視為她的負累,他與她在公眾面前承受的壓力,不可謂不少,故其情節末段的悲劇結局,並非無跡可尋。

自尊是男性的「瑰寶」,神聖不可侵犯,但在同一時間內是最軟弱的部分。《星》內Jackson原是樂壇上的成功人士,備受尊重讚賞,其自我形象健康正面,但其酗酒惡習使他的個人形象受損,亦拖累了其音樂事業,連帶他的自我形象亦因而受到嚴重的傷害。或者樂壇本來就是一個「跟紅頂白」之地,在他的事業如日方中之際,定必被捧為「天上有地下無」的絕頂天才;不過,當他遇上連番挫折以致萎靡不振時,便會被貶為「社會渣滓」廢物蠢材。因此,他在一剎那間由事業的高峰墮進低谷,其自尊受損,令自己難以接受自己,遑論能讓身旁的人接受他。Ally作為他的妻子,在當紅之際扶他一把,本來出於好意,欲鼓勵和支持他,使他能重拾自信,在樂壇上再創輝煌;殊不知他覺得她施予的援手是一種憐憫多於鼓勵,是一種同情多於支持,這導致他更加看不起自己,走進自我滅絕的「黑暗胡同」內。可見他在遇上困難時,身旁摯愛的支持固然重要,但有時候當他走至「極端」之際,無論何人施予援手,都不能發揮應有的作用,甚至「越幫越忙」,可能這就是明星的辛酸和無奈,在「高山」上固然能放聲高歌,在「低谷」內同樣需要沉著應戰。

喜歡比較是人的天性,但俗語有云:「人比人,比死人」。比較狂通常都不會愉快,因為「一山還有一山高」,《星》內Jackson是資深的音樂人,理應比他的妻子Ally更成功,具有更高的知名度,但世事無絕對,且命運難測,樂壇上的「起起伏伏」使他在事業上不知所措,扶植了她,讓她取得格林美的最佳新人獎,自己卻以醉酒鬼的身分踏上舞台,才贏得傳媒的一丁點注視。由於他太在意旁人的目光,這令他無時無刻承受著沉重的壓力,或許放下執著,把自我形象放在事業以外的其他範疇內,「轉移視線」,讓他找到事業以外的其他生存價值,這才是解決他的情緒和心理問題的不二法門。生命無常,命運顛簸,或許看得闊,看得遠,才是跨過「障礙」的有效方法,這可能亦是邁向終極人生的「致勝」之道。


Wong | 9th Oct 2018 | 一般 | (44 Reads)

「非凡」與平凡     曉龍

與生俱來的智商比正常人低,思想和行為與常人不同,通常都會被視為「特殊」, 需要入讀特殊學校,但這不表示他們應當被歧視;雖然他們需要被照顧,但其實他們仍有自身的存在價值,依然可以在社會內發光發熱。《非同凡響》內徐老師(谷祖琳飾)是特殊學校裡的音樂老師,理應用心發掘特殊兒童的天賦才華,可惜她多番嘗試後倍感失望,覺得自己較適合在主流學校內任教,而思穎(余香凝飾)身為Band 1學校裡的學生,只希望取得老師的歡心而自願到特殊學校擔任義工,珈豪(岑珈其飾)身為Band 3學校裡的學生,因參與學校的「洗底計劃」而到特殊學校擔任義工,這三人本來只是這間特殊學校的「過客」,殊不知他們互相影響,令每個人都因對方的思想和行為而產生改變。例如:徐老師為學生籌備音樂劇,思穎和珈豪在綵排時加入團隊,使她在他們的協助下,重燃自己對特殊兒童的希望,知道他們與別不同,其語言表達和肢體活動能力都比常人低,但特殊兒童具有自己的獨特性,有常人不能察覺的「天資」,在音樂劇中演出,是讓他們表現自己的黃金機會,故思穎和珈豪與她的合作,令她不再對特殊兒童輕言放棄,甚至覺得自己能為他們帶來繼續生存的希望,在特殊學校內任教是一種十分有意義的工作。

此外,思穎在Band 1學校裡顯得平庸,因為她的學業成績不算卓越,還被校內老師質疑她是否能進入三大(香港大學、香港中文大學和香港科技大學)。在此類學校內,她是被老師和同學瞧不起的「地底泥」,自己亦看不起自己,使其自我形象低落,但她到特殊學校擔任義工,反而尋獲自身的生存意義。在音樂劇綵排過程中她看見徐老師循循善誘地指導特殊兒童擔演不同角色,或許他們聽不懂徐老師的說話,又或者徐老師不知道如何與他們溝通,她仍然覺得他們能透過音樂劇表現自己,讓觀眾知道他們可對社會作出貢獻,將來畢業後可以服務社會,不會成為社會的「負累」。她與他們相比,最低限度她是正常人,頭腦清晰,手腳活動自如,理應可在社會內發光發熱,因未能滿足父母和老師的期望而自怨自艾,實在沒有必要。當她看見珈豪這類Band 3學生都能在音樂劇綵排過程中發揮所長,便深信自己都會有發展個人潛能的機會,不會再消極放棄,反而因看見別人的堅持而繼續努力,在自己的專長上進行長遠的安排和規劃。

另一方面,珈豪個性反叛,不喜愛讀書,生活頹廢,經常依賴父母,對將來沒有計劃,亦沒有期望。當他被安排到特殊學校協助籌備音樂劇時,心生怨憤,多次想逃避,且他的弟弟( 謝珈朗飾)先天智障,故對特殊兒童沒有好感,遑論會對他們表現友善的一面。不過,他在自己的老師(歐錦棠飾)引導下,終能發掘自己攝影的才華,並在音樂劇中發揮所長;當他看見徐老師鍥而不捨地教導他們時,始明白「天生我材必有用」,即使他們的智商比常人低,仍然能在自己的崗位上發光發熱,依舊可以對社會作出一點一滴的貢獻。當他看見思穎願意付出時間和心力教導他們時,始了解善和愛的可貴,亦知道工作不一定只為了賺錢,在維生以外,可能會有其他更重要的意義。徐老師、思穎、珈豪和特殊學校的學生本來十分平凡,但因其能在自己的角色上盡展所長,平凡便會變得「非凡」,可能這就是《非》的英文片名Distinction的深意,亦是全片創作人刻意突顯非主流價值觀的真諦。


Wong | 2nd Oct 2018 | 一般 | (19 Reads)

真真假假?       曉龍

「只要在任何事情內做到極致便是藝術」。正當〈蒙羅麗莎〉等由大師創作的偽冒名畫在世界各地大為流行時,真與假彷彿無從稽考,而《無雙》內製造偽鈔的技術竟然同樣能造就「藝術」的誕生,一般觀眾可能會貽笑大方,但這正正是一位畫家的「生存之道」。當片中的李問 (郭富城飾)不斷繪畫,卻只被行家嘲笑為大師畫作的複製品,沒有創意,亦沒有個人風格,其最多只是多位大師畫作的「合成品」,實在難登大雅之堂,遑論能自成一格地舉辦個人畫展。相反,他的女朋友阮文(張靜初飾)才華洋溢,一出道便受行家欣賞,並獲邀舉辦個人畫展,他為了令自己不輸給她,只好從事賣畫以外的另一門生意,這可能是藝術家的悲歌,但亦是「迫不得已」的另一條出路。全片的創作人在真真假假內「兜兜轉轉」,不單那些美元鈔票如何弄假成真成為一門「藝術」外,李氏在片中對自己經歷的自述是真還是假亦同樣成疑,故全片故事情節的真與假頗堪玩味,讓觀眾猜測一番,李氏是否真的如他所述,偽鈔集團主腦「畫家」(周潤發飾)是否真有其人?倘若真有其人,他又是否真的這般「神機妙算」、「料事如神」、「神通廣大」?

《無雙》的片名頗具諷刺性,正因為任何東西都有複製品,正顯出沒有複製品的可貴。在整個社會內,大部分人都是「觀眾」,只有一位是主角,但偏偏片中的李問不服從命運的安排,不甘心「扮演」觀眾,千方百計使自己成為主角,這就像亞洲人在商業社會內想盡辦法使自己「上位」,最佳的手段便是爭取升職加薪的機會,令自己的社會地位得以提升;如果能力不足,只好努力地與高層拉攏關係,讓自己能成為他們的一分子,依靠裙帶關係而成功「上位」。但李氏偏偏選擇了第三條路,讓自己在犯罪的地下王國內成為「主角」,如偽鈔集團失去了他,整個集團根本無法繼續「製造」偽美鈔,生意便會隨之崩潰。因此,真正「無雙」的是李氏,他的仿真繪畫技巧無人能及,這種超乎常人的天分能使他鶴立雞群,令他名成利就,可能這就是一個平凡人能踏上天才之路的必要「竅門」。

究竟是「時勢造英雄還是英雄造時勢」?片中的李問是否英雄真的見仁見智,但無可否認,時勢對他的幫助實在不少。因為偽鈔從上世紀至今依舊十分流行,有需求自然會有供應,這造就了他的「成功」。創作人把故事的時代背景放在舊時代裡,因為當時電腦繪圖技巧不及現在高超,仍沒有3D打印技術,模擬繪圖的手工有珍貴的存在價值。如果年輕觀眾質疑為何片中的「畫家」視李氏「如珠如寶」時,他們可能對當時較落後的電腦技術感到陌生,仍然未能了解手製繪圖的可貴,但當他們「返回」舊時代,便會得知當時電腦難以代替人手,神似的手繪圖案對偽鈔的製作有必要的存在價值。由此可見,如需深入了解全片的內容,必須先對上世紀的社會文化有充足的認識,讓自己參與「時空旅行團」,到訪數十年前的社會,只有這樣,便能代入其中,並享受豐富的觀影趣味;否則,只會覺得創作人「對牛彈琴」,亦難以體會創作人深思熟慮後精心炮製的細緻劇本背後的一番苦心和深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