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Wong | 24th Aug 2017 | 一般 | (9 Reads)

粉碎男尊女卑的傳統觀念     曉龍       

在印度,男尊女卑的傳統觀念根深蒂固,要粉碎這種觀念,並不容易。今趟印度導演Nitesh Tiwari藉著《打死不離3父女》中前摔跤運動員瑪哈維(阿米爾汗飾)欲為印度奪取國際比賽的金牌的故事,揭示他打破傳統觀念以實現理想的可貴。初時瑪哈維得悉太太生的全是女兒時,本來失望至極,並把以往獲得的獎牌收起來,打算放棄為國爭光的理想,殊不知在偶然發生的一次打架事件後,發現大女和二女都有摔跤天分,不再埋沒她們的天分的唯一方法,就是從小開始教導和訓練她們摔跤。別以為這是一件簡單容易的事,因為其教導和訓練過程其實是一次衝破傳統藩籬的歷程,需知道印度是一個「男主外,女主內」的社會,他的太太留在家內處理家務和照顧小孩便是一個明顯的例子,如今她們竟然「拋頭露面」與其他男孩摔跤,甚至參加公開比賽,她們須戰勝的對象,不僅是自身體能和技術的限制,還有旁人為之側目的怪異和歧視的目光,以及印度女性數千年以來只能成為家庭主婦的傳統形象。       

全片最好看之處,不是瑪哈維的兩位女兒摔跤的動作場面,亦非大女兒獲獎的榮譽時刻,而是他對她們的信心,其教導和訓練過程中堅持和堅忍的誠意和毅力。她們在印度一個落後的村落內成長,那裡的村民認為摔跤是男性的玩意,接納她們參與這種男性主導的運動,簡直是天方夜譚;初時她們被取笑、被嘲諷,甚至被視為「不守婦道」、「大逆不道」,但她們沒有因此而放棄,反而更加努力,相信自己總有出頭天。他對她們的愛,不在嚴格教導和訓練的言語和行為內,反而在於協助她們挑戰自我,突破自己,藉著摔跤改變自己的命運。當她們認為他對她們苛刻的要求,使她們苦不堪言時,旁邊的女孩卻覺得他很愛她們,因為他幫助她們藉著摔跤發掘自己的運動天分,並發展自己的體育事業,無需像其他印度女孩,其一生的遭遇和命運只被自身的家庭掌控,即使有特殊的天賦才能,仍然需要留在家中成為「賢妻良母」,遑論有機會發揮自己的才能和發展自己的事業。因此,她們比其他印度女孩受到更少傳統觀念的限制,獲得更多的個人自由,更寬闊的自我發展空間。       

外地的觀眾看印度電影時,總喜歡以獵奇的眼光觀賞遠離自身「千百萬里以外」的印度文化,雖然《打》涉及的男尊女卑觀念可能與觀眾身處的環境風馬牛不相及,但他們總喜歡視此觀念為印度的象徵,想起印度時,總愛把此觀念與此地域聯繫起來,跟著把此觀念與國際新聞中印度女性被欺凌、非禮和強姦的事件拉上關係,最後把印度想像為女性「無處容身」的黑暗國度。事實上,男尊女卑觀念流行的地區不限於印度,中東國家如是,日本亦如是。作為一位開明的觀眾,應知道《打》雖取材自真人真事,但述說的是舊日的故事,隨著二十一世紀全球化日益盛行,西方的女權主義在不同地區越趨流行,即使男尊女卑觀念在落後的印度村落內依舊普遍,女性仍然被男性瞧不起,但筆者相信印度社會無可避免地受西方觀念影響,女性終能提升自己的地位,學懂如何爭取自己的權利和自由。從《打》內舊日印度女性可以參加國際性的摔跤比賽作出推論,印度社會內男女平等,甚至女權崛興的一天應指日可待。


Wong | 20th Aug 2017 | 一般 | (12 Reads)

社會流動性偏低的後果?    曉龍       

香港的年青人經常埋怨現時的社會流動性偏低,出生於基層家庭的年青人即使在讀書時期發奮向上,唸至大學畢業,以為畢業後能找到一份收入頗高的工作,可以藉此脫貧,雖然未能晉升至上流社會的一分子,但至低限度可成為中產階級,這是傳統上勤力讀書應能帶來的「美滿成果」;可惜事實很多時候並非如此「美滿」,無論基層的年青人如何努力,由於家庭背景及人脈關係的限制,即使以幾近完美的佳績完成大學學位,仍只能獲取五位數字月薪的工資,要依靠這筆工資脫貧殊不容易,因為此低廉的月薪使他們不可能負擔租樓的高昂開支,遑論能依靠儲蓄買樓,當這些基本需要未能獲得滿足時,要依靠這筆工資脫貧,實在是天方夜譚!《出貓特攻隊》是一齣泰國電影,但談論的全都是社會流動性偏低、貧富懸殊等全球性問題,即使觀眾身處香港,看著片中的優異生LynnBank對依靠學業成績脫貧感到絕望轉而憑著出貓從富貴同學身上賺大錢,並藉此脫貧時,如果部分香港觀眾像LynnBank一樣出生於基層家庭,都會感同身受,並對LynnBank走歧途以賺大錢的抉擇致以萬分的同情和憐憫。       

《出》巨細無遺地展示各種出貓的方法,觀眾應看得嘖嘖稱奇,從幫助一位同學出貓至建立一個出貓集團,可見Lynn除了學業成績優異外,亦擁有強勁的企業家頭腦。片中在富裕家庭內成長的同學們全是俊男美女,但可惜只有外貌而欠缺智慧和內涵,對讀書更一竅不通,他們在學業方面反而需要依靠外貌平平無奇的LynnBank,這真是一大諷刺。上帝對人十分公平,家境富裕的人讀書不成,家境平庸的人反而成績優異,最後唯有各取所需,以達致財富的平均分配。因此,倘若泰國的年青人的出路真的如Bank在片末對著Lynn所說,「大學畢業又怎樣?莫非妳會甘心在獲取優異的成績後只在每月月底賺取五位數字的低廉工資?」,假如現實真的如此,LynnBank在考試中替同學出貓的行為確實值得同情,而他們為了脫貧而「誤入歧途」的抉擇亦情有可原。         

別以為《出》的創作人在前段和中段展示Lynn如何協助富貴同學出貓,有「教壞細路」之嫌,到了後段,創作人筆鋒一轉,Lynn在「艱苦經營」下終於成功替同學在公開試內出貓,但她懸崖勒馬,在大學教育系面試期間說出讀書和考試的真正意義,坦白承認自己過往曾經做了不少錯事,但現已覺悟前非,重新做人。可能創作人欲指出她的父親身為一位老師,行事為人忠忠直直,對她出貓的行為感到侮辱和羞恥,她為了不想再令他失望,只好改過自新,變得成熟後終成為一位活像父親的好老師。表面上,她的轉變因家人的影響而理所當然;實際上,她從小便與父親相依為命,以前會出貓脫貧,品格低劣,當他感到無奈而對她的越軌行為不知所措時,她反而於一剎那間在道德和行為兩方面產生三百六十度的轉變,這種轉變其實需要更多相關的事件作出或重或輕的承托,如今此轉變在欠缺足夠承托下出現,除了可被解釋為他對她的愛成功地感化她外,觀眾對她心態和行為的突變很大可能覺其難以置信。由此可見,片末她就之前的出貓事件而勇於自首的行為欠缺足夠事件的鋪墊,遂顯得不合常理,且異常突兀,這是全片最美中不足之處。


Wong | 14th Aug 2017 | 一般 | (9 Reads)

中國電影的荷里活化?    曉龍       

在中國内地推行改革開放政策以後,隨着整體社會日趨富裕,國民收入持續增長,即使每年在國内電影院上映的荷里活影片數量受到嚴格的限制,不少國民依然透過多種渠道觀賞不曾上映的荷里活影片,對美式影像文化趨之若騖;筆者曾經在上世紀九十年代接觸國内人,當時已得知他們酷愛觀賞荷里活影片,其後在英國倫敦留學時更與從國内留英的研究生討論荷里活電影。因此,近年來中國電影模仿荷里活的製作規模、生產模式、視覺特效等,已不足為奇,《鮫珠傳》很明顯是其中一部具代表性的作品。   

首先,雖然《鮫》内的場景皆熟口熟面,但大部分都不是真景拍攝,用了荷里活最出色的人工化虛擬實境(virtual reality)效果。例如:片中古代宮廷景觀、大自然風景及平民市集的人文景致,全都是視覺特效的產物,繪圖效果明顯,具有強烈的漫畫感,其人工化的痕跡隨處可見,使觀眾看《鮫》時容易想起荷里活的《魔戒》電影系列,但《魔》的創作人曾以不少實景作參考,部分場面甚至以實景拍攝,但如今《鮫》已再進一步,差不多以全特效的形象面世,可見《鮫》是《魔》多年後的「東方進化版」。   

其次,《鮫》的創作人沿用荷里活流行的「人類生命受威脅而快將滅亡」的論調,令全片的視野「胸懷普世」,英雄救全人類的理念貫穿全片。片中的賊(王大陸飾)、捕快(張天愛飾)和王子(盛冠森飾)的任務不是援救自己,亦非救助別人,而是拯救全人類。因為人族正受邪惡的羽族威脅,部分羽族成員欲毀滅世界,剷除所有人族,希望由自身的族群管理由自己開創的新世界。這種憎恨現狀、「唯我獨尊」的魔頭與超級英雄進行的生死對抗,在荷里活電影内十分常見,故《鮫》具有荷里活劇情中二元對立的普遍性。   

再者,《鮫》内的賊、捕快與王子在完成任務後,已成為好朋友,而賊與捕快甚至成為情人,這種人際關係的「急速進展」在荷里活電影内普遍存在,這次《鮫》的創作人進一步使此關係獲得「昇華」。在冒險的旅途上,賊、捕快與王子三人從互不相識至互相了解,繼而衍生深厚的友情,可能因片長的「時間關係」,他們的友誼未經時間的考驗,卻已在一刹那間「升級」至真摯甚至至死不渝的高尚層次。可見《鮫》的創作人與荷里活一樣鍾情於「速戰速決」的人際關係,保留了節奏急速的荷里活特色。   

最後,《鮫》的創作人為了吸引兒童/喜歡小動物的觀眾,用電腦特效創造了「鷗咔」,牠是穿山甲、哈士奇和企鵝的混合體,動態可愛,行為佻皮,在個性方面有《捉妖記》内胡巴的影子。「鷗咔」不聰明,亦沒有特異功能,但總能逢兇化吉,每次遇上患難之時都能倖免於難,所謂「傻人有傻福」,其幸運與傻氣緊緊相連。《魔戒》電影系列中的咕噜樣子不討好,但個性善良溫和,與「鷗咔」一脈相承,可見虛構的生物雖然欠缺真實感,但其人工塑造的個性可能有原型而活生生的人類為參考,總有其難以取締的吸引力。   

由此可見,《鮫》在畫面場景、主軸論調、故事情節和角色塑造四方面皆有荷里活特色,這可能是現今國產電影的「變奏」,但願這不是唯一的發展方向,因為國產電影在票房蒸蒸日上的繁盛時期,正需要多元化的發展方向,為觀眾提供多種類型的選擇。假如國產電影只有「一條腿走路」而引致大量純特技電影充斥市場,觀眾最終被「轟炸」後,只會感到納悶而完全放棄觀賞國產片。


Wong | 8th Aug 2017 | 一般 | (7 Reads)

命運是對手?    曉龍

不論一個人,一個城市,一個國家,一個社會還是一個民族,都不能抗拒命運的安排,因爲所有這一切都有與生俱來的本質,即使如何奮力與命運對抗,最終仍然需要臣服於命運的安排,這是命定論的核心思想。《悟空傳》内的悟空(彭于晏飾)偏偏不願意接受命運的安排,嘗試憑着一己之力,扭轉自己的命運。天庭要求他向右走,他偏偏向左走;天庭要求他甘心順服,他偏偏囂張反叛。他仿如冥頑不靈的小孩,爲了挑戰權威而四處生事,從天庭的角度看,他是不折不扣的叛徒,但從被操控的神仙的角度看,他是樂於實現理想的自由主義者。他的申訴,他的乖謬,表明他有原則,有期盼,對未來有夢想,渴望改變現狀,擁抱未來。但他的執着,有時候成爲其繼續向前走的絆腳石,故當他懂得放下一切,重歸根本,他才能尋回自己的本相,重拾個人的本質,才能把原有的能力發揮至極致,本以爲用盡己力才是力量達致顛峰的不二法門,殊不知放下一切重新開始才是力量得以盡情發揮並發展至極致的原原本本的根源。

相反,《悟》内的楊戩(余文樂飾)不單是悟空的宿敵,其命運觀亦與悟空千差萬別。他認爲萬事萬物都有定律,自己能改變的事情十分有限,既然身邊的事物難以被改變,遑論自身的命運可被改變。他是權威的捍衛者,樂意爲天庭服務,事事從天庭的角度出發,自然視悟空爲不折不扣的背叛者,爲了維持天庭的穩定安寧,必須先誅殺悟空。雖然其後他走進人間而欲幫助村民改變宿命,有一點背叛天庭的意圖,但他被洗腦後卻盲目地遵從天庭的吩咐,對叛逆者殺之而後快。究竟他是忠還是奸?這真的很難說,因爲他無奈地跟隨命運之河的流向游走,雖然偶有選擇自由的機會,但在天庭的權威震懾下,他唯有服從,別無他選,這種迫不得已的選擇,與其說是命運的安排,不如說是人性的軟弱。假如他像悟空一樣,重視自身對命運的操控,看重其對自我生命的掌管,即使被「洗腦」,應仍有最低限度的自我意識,應仍有個人的自由意志,他的迷失,固然是命運使然,但我們不可否認,他個性方面的缺陷在其「迷失」的過程中亦佔據一定的位置。幸好後來他稍微「調教」自己的個性,恢復良知,與悟空識英雄重英雄,不再盲目維護天庭,修補了其個性方面的缺陷。 

此外,《悟》内的悟空遇上本來不能愛,但卻不能自控地深深愛上的阿紫(倪妮 飾),他貴爲神仙,但卻不能轟轟烈烈地談一場戀愛,這種仙界的無奈,是命運使然還是個人不智的選擇?是愛情的宿命還是不安分守己的代價?導演郭子健延續上世紀九十年代周星馳主演的《西遊記第壹佰零壹回之月光寶盒》和《西遊記大結局之仙履奇緣》以愛情探討命運的風格,讓悟空成爲有血有肉的神仙,不單功夫了得,聰明靈敏,身手靈活,還有情有義,具有其他神仙所匱乏的人性。作爲人類的觀眾會看得投入,因爲銀幕上的悟空不再離地,會像你和我一樣,有愛情的慾望,有被愛的渴求,觀眾有共鳴,自然增加其投入感。由此可見,《悟》内的悟空雖然是虛構的角色,但在銀幕上顯得別具真實感,因爲他有佻皮的一刻,亦有失落的一刹那,更有「受傷」的一瞬間,他不是高高在上的神仙,而是跟你我一樣需要向自身命運宣戰的「凡夫俗子」。


Wong | 5th Aug 2017 | 一般 | (11 Reads)

想像式的電影文章    曉龍

筆者還記得中學時代曾經撰寫一些想像式的文章,以假如我是一部自行車,我會……」爲題,進行假設性的創作,此類型文章可以天馬行空,無需循規蹈矩,但必須代入日常生活,在生活化的框架下,創作非一般的經歷,以舞文弄墨。創作這種文章的優點在於發揮空間較廣,能運用生活化的體驗,作出個人的聯想,亦可透過它表達個人的感懷,其形式雖然與2017年中學文憑試(DSE)中文科卷二作文的第一題「試撰寫文章一篇,並以『自此以後,我終於解開了心結。』為末句收結全文。」不同,但兩者同樣要求創作者運用日常生活中的個人體驗,表達所思所想,呈現自己的内心世界。今趟《Emoji大冒險》的創作人運用影像的手法撰寫了想像式的電影文章,讓觀眾假設自己是手機内的Emoji,每天每時每刻皆渴望被手機擁有者選中,以確認自己的存在價值和生存意義,倘若幸運地被選中,便會升價十倍百倍;否則,自己便會被打進冷宮,被忽視,甚至被刪除。在手機内,刪除鍵仿似魔鬼,能鯨吞數百個Emoji,能把Emoji置諸死地,Emoji對此鍵「敬而遠之」,但於手機擁有者在一刹那間下最終命令時,Emoji的「生死」完完全全受他/她掌控,沒有決定個人命運的機會,亦沒有掌管自己生死的可能。

此外,與其說《Emoji》内阿基、俾個五和JB一伙人爲了求存而進行大冒險,不如說它們努力地走進雲端,讓手機擁有者記得它們,從而增加它們被選中的機會。這種歷險旅程其實無時無刻都會發生,因爲現今的都市人頻密地更換手機,像片中主人一樣,以為手機壞掉而決定刪除所有程式的手機擁有者比比皆是,故此片創作人運用新穎而人性化的手法刻劃Emoji的個性,透視它們的内心世界,這對於觀眾建立同理心而言,有很大的幫助。不過,全片透過多種Emoji的相繼出現填塞約九十分鐘的時間,這些Emoji皆熟口熟面,撇除美觀的3D效果,全片的故事情節其實不算豐富,它們在片中的大冒險過程不算別開新面,遑論能帶來驚喜。故此片背後的想像空間如能更廣更闊,大冒險過程如有更多難關,整體情節更迂迴曲折,相信此片會有更大的吸引力。如今較簡陋的故事内容,較平凡的繪畫技巧,如觀眾不是Emoji的忠實支持者,實在難以被此片吸引。因此,假如能在此片内加入打機式的「過關斬將」場面,豐富整個畫面,增加其刺激感,相信此片會有更大的吸引力。

另一方面,《Emoji》粵語配音版内部分對白有弦外之音,兒童觀眾可能不容易理解,但成年觀眾卻能感同身受。例如:片中阿基和JB俾個五失散,當時阿基和JB已進入雲端,它們大可不理會俾個五,但阿基卻突然醒覺,「失去了俾個五,贏了又如何?」,這種重視團隊精神而壓抑個體的慨嘆,對於經常需要在考試和教育制度内脫穎而出的學生而言,少一個「對手」,即使是自己的好友,對自己仍然利多於弊,故此慨嘆實在匪夷所思,但對於已在社會内工作的成年觀眾而言,他們深諳團隊合作的重要性,很大可能會認同「贏了又如何?」的看法。由此可見,《Emoji》表面上是一齣兒童電影,實際上蘊藏着成人世界的概念,故兒童觀賞此片時,家長的從旁指導必不可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