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Wong | 27th Nov 2016 | 一般 | (19 Reads)

以有限的眼光看無限的境界   曉龍

很多時候,人類的眼光十分有限,對從未看見/經歷的事物感到陌生,繼而產生恐懼感,甚至出現抗拒和排斥。筆者還記得差不多二十年前社會上有一傳言,人類在地球上發現「外星人」,當時人類最關注的焦點,既非他們的樣貌,亦非他們的身形,更非他們的思考模式,而是他們是否喜歡人類,會否攻擊人類,以及他們能否與人類和平共處。人類的知識有限,但卻經常自以為是,認為自己認知範圍以外的東西必定異常恐怖,一定有高度的危險性,亦有地球被毀滅的危機。這就像《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內人類對自己感到陌生的怪獸極度恐懼,不論怪獸是好還是壞,是忠還是奸,人類一概把怪獸貶為具破壞力的邪惡力量,他們對怪獸的偏見,可能源於其「以貌取獸」的慣性,亦可能源於怪獸世界的神秘性及其不為人知的詭異風格。因此,片中人類的愚昧在於其不願意接受新事物的保守個性,視未知的世界為「洪水猛獸」,故人類欲對突如其來的怪獸趕盡殺絕,肯定是其守舊而傳統的集體個性所致,但全片創作人把故事背景設定在上世紀二十年代,當時人類接觸新事物的機會較少,其社會風氣保守,對怪獸出現而衍生的巨大反應,從當時的社會環境分析,算是情有可原。

       

片中魔法動物學家斯卡曼德為了保護怪獸世界,使怪獸與人類世界互不相干、和平共存,把怪獸收藏在行李箱內,盡量不讓人類發現,但部分心懷不軌的人類欲利用這些怪獸的「特殊能力」,謀取自己的利益,故怪獸的存在不單造成人類與怪獸之間的衝突,還造成人類彼此之間的糾紛。全片創作人著意披露人類個性的劣根性,有其自私自利的暗黑個性,但亦具有正義感而光明磊落的另一面,其對人性的多元化描繪,使兒童觀眾認識人類世界的全面性和多樣性,不會單純地認為人類天真無邪,融洽共處,世界大同;亦不會複雜地認為人類狡黠邪惡,衝突不斷,世界混亂。兒童觀眾可在片中找到正義與邪惡的鮮明形象,認識善惡並存的世界,從不同角度了解整個世界的多極面向,《怪》的故事出自兒童文學作家J.K.羅琳的手筆,明顯具有教育兒童,協助他們認識世界,幫助他們建立正確的人生觀和價值觀的特定功能。

       

不過,J.K.羅琳似乎認為人類的「無知」有助於維持人類與怪獸世界之間的和平共存,《怪》內多次使用的空空遺忘咒語,用以使人類完全忘記怪獸世界內曾經發生的一切事情,當人類對怪獸世界一無所知時,彼此之間可各自各地生活,所謂「河水不犯井水」,人類與怪獸之間和諧的關係正由此開展。人類在很多時候只相信眼前看得見聽得到的事物,深信自己有限的眼光已涵蓋世界上存在的一切事物,不認為自己認知範圍以外的空間曾經真正存在,亦不相信世界上會有多層次的境界,只認同耳聞目睹範圍以內曾經發生的所有事情。故空空遺忘咒語剷除所有人類對怪獸的記憶,使人類誤以為怪獸世界根本不存在,當人類認為自己主導著身處的空間,未曾察覺怪獸對自身安全產生威脅時,一定會安然無恙地過活,這種人類的無知正好締造一個安定和諧而異族並存的理想世界,此思想雖然消極,但卻有一定的道理,因為人類「對外侵略」正源於其對陌生國度的恐懼,假如陌生國度「不存在」,恐懼亦無從衍生。由此可見,空空遺忘咒語的最主要功能,在於其大幅度地縮窄人類認知的範圍,並徹底消滅人類恐懼的源頭。

Wong | 21st Nov 2016 | 一般 | (25 Reads)

渴望成為別人的自己   曉龍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經常會埋怨:我十分痛恨自己現時的處境,如果我能成為XXX,我便可以……了。世界上不少人都幻想自己能成為別人,彷彿自己不再是自己,所有在自己身邊出現的各種問題都會迎刃而解,天色不再灰暗,心情不再黯然,生活不再困難。《你的名字》內女高中生宮水三葉在日本的郊區出生,但她毫不享受大自然的生活,反而嚮往繁華燦爛的東京,亦不滿自己女性的身分,渴望成為美男子,故生活在東京市區的帥哥是她夢想中的形象。當她有一天真的變為此帥哥時,才發覺一切皆來得不易,不單需要應付繁重的學業,還需花時間建立朋輩關係,更需從事兼職以應付東京市區高昂的生活開支。原來她說出自己的幻想時,只想到那身分美好的一面,卻忽略了獲取此身分背後其實需要付出代價;《你》正好說出每個人自怨自艾而妒忌別人時,自己從不察覺的「盲點」,當我們經常說自己想成為李嘉誠時,只貪戀他巨額的財富,卻忽略了他每天工作的勞苦和經營龐大企業時處理人際衝突的困難。由此可見,全片說穿了現今大部分人的心聲,透視了生活在當今社會的年青人的心理特質。

       

另一方面,《你》內宮水三葉與立花瀧交換身分,雖然在身分互換後其行為、言語及相關的回應和反應偶有不咬弦之處,但兩人心靈相通,在生活中的實際距離「相隔千里」,彼此卻能產生心靈上的緊密互動,這種精神層面的「親密關係」值得現今承受冷漠人際關係的年青人羨慕和嫉妒。在後現代社會內,不論生活在甚麼地域內,年青人都害怕與別人進行「親密」的交通,因為他們向知己說出自己的心事時,總害怕知己不能保守秘密,肆意把自己的私隱四處宣揚,甚至歪曲事實,陷自己於不義。片中三葉與瀧「打情罵俏」的言語和行為顯露他們單純而沒有機心的個性,這種純潔的友情以至愛情在現今社會內十分罕見,故觀眾看此片時容易感動落淚,正因為片中他們彼此的關係彌足珍貴,在現實生活中難以出現;一次突然而至的奇遇、一段難以忘懷的關係,加上一些甜蜜溫馨的回憶,使此片觸動現今觀眾的心靈深處,其能在亞洲區獲取高票房,實非偶然。

此外,年青人處於身心兩方面急劇變化的階段,時常察覺自己的身分處於不穩定的狀態,並經常質疑自己的存在價值。片中三葉經常問自己:「我的名字是甚麼?」她面對身分迷失的問題,在現今年青人群體內十分常見,因為他們在動盪多變的社會內,不知道亦不了解自己應如何自處,既需滿足父母的要求,亦需回應老師的吩咐,更需迎合社會的需要。在多方面的壓力下,他們徹底失去了自我,以為自己為了別人而生存,找不到自己的獨特性,遑論能發現和發掘自己生存的珍貴價值。因此,《你》刺中了現今年青人的心靈缺口,片中三葉處於成長期的迷惘和無奈,恰巧與年輕觀眾的生活體驗和心靈感受互相配合,這不單使他們容易產生共鳴,還令他們投入其中,想像自己在某一天能成為她,享受超現實經歷帶來的新奇和刺激,亦在幻想世界內享受其成為別人後所獲得的歡愉和快慰。交換身分很多時候會帶來難以想像的後果,《你》的創作人集中表現此不尋常經歷帶來的「找到有情人」的美滿結局,其似夢又像詩的故事情節明顯讓觀眾安然地置身在僅比天堂稍遜的幻想國度內。


Wong | 15th Nov 2016 | 一般 | (18 Reads)
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   曉龍

       

美國貴為世界上一等一的大國,理應事事「完美」,國民安居樂業,生活愉快,與理想中的大同與小康社會相距不遠。但身為美國人的米高摩亞偏偏對美國國內的各種事情看不過眼,諸多挑剔,繼《美國黐Gun檔案》、《華氏9/11》、《美國清一Sick》分別批評美國的槍械政策、政治和醫療制度後,今趟在《美豬出城》內竟決定「對外侵略」,從別的國家取經,分別參考意大利、芬蘭、挪威等國家的福利政策、教育制度和監禁理念,看看美國有甚麼需要學習的地方,取長補短,使美國在不久的將來能夠成為一個「更完美」的國家。很多時候,我們都會覺得「隔離飯香」,羨慕別國政府對國民和善,為國民提供優質的福利,讓他們每天享受著優哉游哉的生活;殊不知別國國內優厚的福利需要大量的稅款支持,國民需要為這些稅款付出沉重的代價。我們在大部分情況下,只看見別國美好的一面,卻完全忽略了其鮮為人知的陰暗面,這就像片初的米高摩亞,只懂不斷讚賞別國比美國的優勝之處,竟不了解美國文化才是這些優點的源頭。因此,美國政府如需改善自己,其實只需認清自身文化的本質而加以發揮,所謂向外取經,實在有點多此一舉。

       

筆者觀賞此片時,都會像片初的米高摩亞,對假期甚多的意大利勞工保障制度、沒有功課的芬蘭學校制度和悠閒舒適的挪威善待囚犯政策深感妒忌,覺得他們生活在「天堂」內,自己卻在「地獄」內艱苦掙扎,殊不知這些制度和政策背後的核心價值竟然是美國文化的中心思想。例如:善待勞工,讓他們在工作時間以外有足夠的休息機會,減少功課數量以舒緩學童的生活壓力,並讓他們過著愉快的校園和社交生活,加上監獄以仁慈代替「以暴易暴」的方法對待囚犯,讓他們感受愛和關懷,減少其重犯嚴重罪行的機會,這些政策的本質,都是為了減少受眾原來在生活中無可避免地需要負上的重擔;倘若受眾得以鬆弛神經,以輕鬆的態度面對壓力,一切相關的問題都會迎刃而解,而美國原原本本的文化核心就是享受人生,輕鬆過活。因此,片中的米高摩亞其實只需尋回國家文化的根源,在這些根源之上加以發揮,一切難題都會自然消解,最後化為「灰燼」。

片中的米高摩亞是否真的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此片英文片名中「對外侵略」的涵義,其實是想找尋周邊環境及其發展情況對自身處境的當頭棒喝,提醒自己不要妄自菲薄,小覷了自身文化與生俱來的優點,不要忽視傳統基督教「愛人如己」的理念,在別人濫用暴力時,自己不應用同樣方法對待他,避免「冤冤相報」所帶來的嚴重後果,故挪威囚犯在出獄後重犯率偏低,肯定並非無因。此外,勞工和學童都是人,需要休息,亦需要社交,更需要玩樂,故公司和學校奉行人道主義的管理方法,可使他們集中精神上班和上學,分別提高工作和學習效率,與那些長時間工作和溫習但卻經常萎靡不振的勞工和學童比較,前者肯定比後者更勝一籌。因此,不論政府、私營企業管理者還是學校校長,如懂得善待國民、員工和學童,給予他們輕鬆安穩的生活,他們會喜愛周遭的環境和自身的生活,不單工作和學習效率會獲得長足的改善,其對國家、企業和學校歸屬感的提升,更能強化他們彼此之間的團結性,遇上任何困難時都能作出更周詳的計劃和更充分的準備。


Wong | 7th Nov 2016 | 一般 | (25 Reads)

人口控制的弔詭    曉龍

部分正面的發展主義者認為人口增長對社會有利,因為人力資源可提供生產力,讓工業商業可穩步發展,社會經濟繼而迅速向前邁進;不過,部分負面的極端主義者卻認為人口增長對社會不利,因為過量的人力資源會對社會造成負擔,整體資源數量迅速減少源於過度急速的人口增長,糧食、能源和食水問題皆由此而生,社會經濟不單不會向前推進,反而會向後倒退。人口控制的弔詭在於減少人口能減輕社會的負荷,但這會否造成生產力不足?任由人口持續增長能提供源源不絕的生產力,但這會否造成資源短缺的長遠性問題?《地獄解碼》內極端主義者視人口增長為「洪水猛獸」,認為減少人口便能解決現時社會上所有問題,但這會否只是天真而一廂情願的假設?即使人口迅速減少,如富裕者壟斷大部分社會資源的情況不曾改變,資源不足的問題又會否真的能獲得完滿的解決?全片涉及的全球性問題複雜難解,與資源分配的弊病糾纏不清,這實非恐怖分子「製造」大規模襲擊,多數百人死亡便可解決,如從社會學宏觀的角度分析,說全片恐怖分子頭腦簡單、思想膚淺,這實不為過。

       

《地》內宗教符號學教授羅拔蘭頓(湯漢斯飾)貴為知識分子,卻失去記憶,使那些恐怖分子有機可乘,施行恐怖襲擊,甚至令他本人成為警方追捕的疑犯之一,此反客為主的策略,在一剎那間使他不知所措,陷入迷茫和失落的境地。恐怖分子在其奸計快將得逞之際,他的記憶力日漸恢復,他們的奸計被識破,恐怖襲擊自然功敗垂成。片中他只顧著對但丁的著作《神曲–地獄篇》提供的各種線索進行解碼,較少設身處地地從恐怖分子的角度看待全球人口膨脹的問題,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影片創作人似乎對他了解敵人發動恐怖襲擊的心態和動機的描述不多,導致日後他成功解碼而識破他們的惡行的最終結果缺乏強而有力的鋪墊,一切皆顯得理所當然。他們偏激而欠全面的思考模式亦欠缺足夠的個人和集體背景的「承托」,引致觀眾難以透過片中的畫面和對白了解其極端思想的來源,遑論能深入理解恐怖襲擊背後實質而具可信性的動機。

       

由此可見,以人口控制為名而進行襲擊的恐怖分子可能因自身的遭遇和命運欠佳,是社會上被剝削的一群,即使在富裕家庭內成長,卻可能由於自卑感作祟,欲發洩自己的情緒,並使自己「一鳴驚人」;所謂人口控制,很大可能只是一個堂皇的藉口,用來掩飾他們醜陋的犯案動機,這亦為他們帶來表面上替天行道的滿足感和快感,更容易以此招攬「志同道合」之士。故片中創作人理應多描寫羅拔蘭頓如何看透他們施行恐怖襲擊的真正動機,怎樣識破他們聯繫《神曲–地獄篇》的內容與現今全球性問題的意圖,而非只敘述他如何依靠自己過人的天賦才能輕易找到他們犯案的各種相關線索。很多時候,身為平凡人的觀眾看著不平凡的他表現的「特殊技能」,除了對他非凡的智慧嘖嘖稱奇外,還需要以上提及的描寫,才能根本性地對其故事主線進行深入的了解。因此,《地》的主線情節描寫欠細緻,是全片劇本最明顯和最嚴重的問題,如能解決此問題,筆者相信全片內容的吸引力和可觀性將會大大提升。

Wong | 1st Nov 2016 | 一般 | (22 Reads)

超越時間軀體的局限  曉龍

常說:「時間是人類最大的敵人。」自古至今,人類常用各種不同的方法克服時間的障礙,找尋長生不老藥,製造木乃伊使自己能重生,甚至用盡各種養生之道以延長自己的壽命,皆屬超越時間軀體的局限的不二法門。《奇異博士》內男主角史傳奇醫生(班尼狄甘巴貝治飾)本來傲慢自大,不可一世,只相信科學,對詭異神秘的傳說嗤之以鼻,看不起旁門左道的法術,遑論能相信「法術能治病」的荒謬傳言。不過,他遇上一次交通意外,雙手的神經線受損,僅靠醫學技術不可能使神經線復原,需要借助法術,才能使奇蹟出現。故他冒險一試,找到至尊魔法師古一(蒂達史雲頓飾),渴望尋求醫治雙手的方法; 但在陰差陽錯下,他憑著過人的學習天份,竟學會了如何控制時間,藉著其對時間的操控扭轉個人甚至全地球人類的命運。初時他欲逃避此「神聖卻危險」的任務,但他加入了古一團隊後,已被離經叛道的另一群魔法師視為眼中釘,誓要消滅他; 故他成為奇異博士,扮演超級英雄,運用操控時間的技能拯救世人,並非源於其偉大的心志和崇高的理想,而是他加入群體後被賦予、無奈而「迫不得已」的選擇。

       

儘管片中的奇異博士具有一般人懦弱、自私而不願意為其他人冒險的人性弱點,但他見義勇為,願意在同伴遇上危難時捨己為人,此優秀的品格特質已是超級英雄必須具備的條件。他與其他跟隨古一的同伴不同,不會死守魔法界的教條,在非常時期運用非常的方法,不會「食古不化」,亦不會盲目地遵守「不可改變時間的規律」的自然法則,視人命為行事為人最重要的考慮條件。過往創作人把Marvel漫畫搬上大銀幕,故事中的超級英雄通常都十分「離地」,因為他們「打不死」,能人所不能,與正常人的距離甚遠; 但奇異博士與別不同,有一點點自我中心,亦不願意為他人付出時間和心力,只把焦點集中在自己的軀體上,幸好古一教導他,向他說明靈魂比軀體更重要,愛別人的大愛比單單愛自己的小愛更具價值,亦更值得尊重。故奇異博士需要時間進行學習,才能領略魔法的真諦,與其他「與生俱來」的超級英雄比較,他有一種貼近俗世的人性,很明顯,他與觀衆的「距離」較近,亦較具親切感。

《奇》揉合科幻小說內多元的空間與佛教輪迴轉世的概念,向觀衆說明: 整個世界源於時間的分野,可分為數之不盡的多元空間,這些空間可能同時並存,身軀在此空間內存在,可能因特別事故,會在另一空間內消失; 如我們只執著於身軀的完好無缺,終有一天會感到失望和遺憾,因為屬於自己軀體的特定時間終會成為過去。正如片中的奇異博士,初時他只顧及自己的身軀,對自己靈魂的景況一無所知,故常感到迷惘和失落,但古一卻看透自己,看破世界,認為靈魂比身軀重要,肉身的傷痛終會過去,而永存的心靈卻能延展不息,故我們需時常保持心靈的健康,忘記軀體的局限,這就像片中的他,跟隨古一時學習如何醫治心靈,當精神健康良好,心靈回復正常,所有身體的毛病都會迎刃而解。所謂「心理影響生理」,《奇》正好說明心理與生理之間千絲萬縷的關係,維持身體健康時必須保持心境開朗,箇中的精粹在古一提出的「放下而順乎自然」的理念內毫無保留地展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