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Wong | 22nd Jun 2016 | 一般 | (21 Reads)
非正規與正規的教育    曉龍

       

所謂「學無前後,達者為師」,不論那人接受的是非正規還是正規的教育,他/她只需滿足特定的要求,便能成材,甚至可成為別人的師傅。故一個人才的誕生,可能與他/她獲取甚麼學歷/資歷沒有直接的關係;如那人自學成材,即使他/她沒有在學校內接受任何教育,如能達致既有的學術要求,其學術成就應受肯定,因為他/她無需獲得必須的正規教育,卻能擁有與大學教授相近的學術成就。因此,任何人不論其學術背景如何,倘若能運用自修的功夫達致非一般的成果,應能與其他大學教授獲得同樣的尊重,既不應因種族問題而被貶視,亦不應因其獲取成就的過程而被貶抑。

正如《數造傳奇》內數學天才拉馬努金 (迪柏特爾飾),於印度出生和成長,當地沒有人懂得欣賞他的研究,因其社會落後,學術發展緩慢,故他為了尋找表現個人才能的機會,毅然到英國,與歐洲的大學教授進行學術交流,部分教授認為他只靠運氣,沒有真材實料,故不願意承認他的自學成果;不過,幸好他獲得劍橋大學的哈代教授 (謝洛美艾朗斯飾)賞識,在有限的時間內,運用精密的運算過程,用盡辦法證實自己的計算成果完全正確。這證明如那人的智商非常高,即使未曾接受正規的教育,仍然能攀上崇高的學術殿堂,有足夠的資格成為院士,故大學教授不應偏執於門戶之見,不承認他努力不懈的成果,反而應忘記他的個人背景和膚色問題,學習如何單純地欣賞他的才幹,真真正正地依據他的「數理創造」,評核他的成就。由此可見,片中哈代教授的容人之量值得尊敬,因為他願意排除旁人的偏見,「一意孤行」地欣賞拉馬努金的成就,雖然其運算成果因未經嚴格的論證而偶有瑕疵,但他不會輕易放棄拉馬努金,反而經常鼓勵其堅持下去,此包容異族的廣闊胸襟,在二十世紀初傳統保守的歐洲社會內,實在十分罕見。常說「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由於他是「伯樂」,才會有拉馬努金這匹「千里馬」,如劍橋大學內每位教授只著眼於學歷和文憑,拉馬努金可能會長時間鬱鬱不得志,直至臨終時仍不獲世人認同,這與著名畫家梵高在世期間只能成功賣出一幅畫作的遭遇十分相似。

 即使拉馬努金生活在不利的社會環境內,仍然嘗試依靠自己的努力,使其研究成果獲得世人欣賞;他遷往英國的決定,可能被家人視為不負責任,但這是他發揮才能的黃金機會,如放棄此機會,一生中可能不會有下一次相似的時機,故抓住時機十分重要,因為這是獲得成功的第一步,人們常說:「時勢造英雄」,其核心理念正在於此。不少觀眾可能認為他的際遇欠佳,因其遇上第一次世界大戰,戰爭的環境造成糧食短缺,加上混亂的社會狀況,使他患病後未能獲得適當的照顧,「年青早逝」幾乎成為必然。我們可能惋惜他不濟的命運,但最少他有機會於在世之時發揮自己的才能,享受滿足個人願望的樂趣,至少不會像那些命運坎坷的藝術家,在世之時因不獲器重而萬分抑鬱,去世後卻流芳百世。因此,小小的幸運應能令他一生無憾,雖然其人生短暫,但他總算能完成自己感興趣的事情,最低限度能用最短的時間獲得不少教授窮盡一生都難以取得的崇高學術成就。


Wong | 16th Jun 2016 | 一般 | (21 Reads)
時間的重要性   曉龍

       

所謂「一寸光陰一寸金,寸金難買寸光陰」,時間對任何人來說,都是非常重要的「資產」;時間就是「金錢」,如果沒有時間,無論你能賺取多少金錢,都屬徒然,因為你欠缺足夠的時間花掉所有金錢,自己擁有的金錢只是一堆紙幣和硬幣,在「光陰有限」的大前提下,這些紙幣和硬幣的實質價值等於零。《愛麗斯夢遊仙境2:穿越魔鏡》身為一個童話故事,述說時間寶貴的道理,向兒童觀眾解釋時間乃永恆不朽的真理,即使你在過去的時間內做了不少錯事,到了現在,你都難以補救,甚至難以挽回。正如片中白皇后(安妮夏菲維飾)在童年時說謊,使紅皇后(海倫娜·伯翰·卡特飾)被冤枉,導致紅皇后性情大變,由純良變為狡猾,由忠直變為陰險,雖然白皇后對自己的謊言懊悔不已,但她不能回到過去以改變事實,因為當現在的自己看見過去的自己,自己以及身邊的所有事物都會被摧毀,造成「世界末日」的出現。故時間具有其無從改變的特質,不論自己用盡多少氣力,「過去已成為過去」(Bygones are bygones),當過去已成為回憶的一部分時,我們只好無奈地「欣然接受」,即使我們對自己的過去萬分後悔,這都於事無補,因為我們不能使時間停頓,亦不能改變過去,最多能做到的,只有認清過去曾經出現的真相,然後一步一步地解決過去延伸至現在出現的所有問題。

       

全片的女主角愛麗絲(蜜雅·娃絲柯思卡飾)本欲回到過去,以改變過去,幫助好友瘋狂帽客(尊尼·特普飾)找回他的家人,因為他失去了家人對他的關懷和照顧,終日鬱鬱寡歡,她為了解決他的心理問題,只好回到過去尋找他家人的蹤影。不過,其後她從時光怪客(沙夏·拜倫·科恩飾)口中得知改變過去會帶來嚴重的後果後,她調整了自己的任務內容,從改變過去改為認清真相,繼而找尋問題的源頭,替他尋回家人。因此,雖然時間有其不可取締的重要性,但做了錯事時,其實仍有修補的可能性,或者我們對真相有誤解,理清事實的本質後,所有問題自然迎刃而解。可見《愛2》能發揮童話電影教育孩童的功能,以時間為題,讓兒童了解時間的重要性,雖然不能「回到未來」,但總可以改變現在,以填補過去的各種行為所造成的缺口。全片刻意向兒童觀眾灌輸正確的價值觀,讓他們了解時間不可逆轉的特質,但在同一時間內,任何事情皆有被修補的可能,正如片末白皇后向紅皇后認錯,成功改善兩姊妹之間的關係,亦使紅皇后改邪歸正,在世界上「消滅」了一個作惡多端的壞人。故全片的中心思想十分正面,能引導兒童走上良善的「道路」,繼而建構更美好的未來世界。

不過,《愛2》不會隱惡揚善,片中的幻想國度在美好和諧的一面之外,亦有陰森黑暗的另一面。紅皇后改邪歸正之前,面目猙獰,其所作所為與現今的恐怖分子無異,這證明創作人著意展露光明與黑暗並存的幻想世界,此世界並非完美無瑕,雖然充滿著愛與情,但仍有陰暗凶險的角落。故此世界並非創作人的全然空想,當中紅皇后改邪歸正之前的卑鄙行為明顯取材自相關的殘酷虐待和屠殺的事實,可能創作人認為兒童需要多了解現實世界,《愛2》在呈現美滿的幻想國度之外,仍然讓此國度蘊藏現實中的黑暗元素,使兒童觀眾能夠透過此片明瞭現實與幻想交錯互現的「真實世界」。


Wong | 9th Jun 2016 | 一般 | (37 Reads)

是智者還是愚者?    曉龍

所謂「劫富濟貧」,似乎常帶著財富平均分配的正面意義,在官商勾結的社會內,於公義無法彰顯的黑暗世代裡,用正常渠道沒法扶助弱勢社群,道義之士唯有走「偏門」,用另類的方法「製造」他們心底裡的公平,實踐資本主義社會內久被遺忘的公義。《非常盜2》內四騎士為了公義再次出動,揭發富商的惡行,用魔術的手法吸引普羅大眾的注意,其實旨在讓大眾了解富商謀取暴利的不法手段,讓他們「看見」社會的黑暗面,並在眾目睽睽下,把罪犯繩之於法。四騎士的追捕行動與警方無異,但他們靈活地運用魔術,掩人耳目,使罪犯被騙,讓罪犯知道「一山還有一山高」的真理,當罪犯依靠大量財富、尊貴地位和非一般的人脈關係肆無忌憚地賺取名和利時,他們以為自己已是無形的「皇帝」,殊不知「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各種犯罪證據被四騎士尋獲,使他們不得不承認自己的惡行,不可不接受犯罪所帶來的苦果。因此,《非2》繼續發揚「盜亦有道」的理念,再次把黑白之間的灰色地帶呈現在觀眾眼前,不掩飾不隱瞞地披露社會的黑暗面。

       

現今社會是否真的需要《非2》內的四騎士?毫無疑問,法律行之既久,一定有不少限制和漏洞。罪犯在這些漏洞內拿取利益,法律無法制裁,或者執法者怯於罪犯的權勢和地位,怕得罪權貴而不敢運用法律控告他們。長此下去,他們成為社會上的「成功人士」,是當今世代的「霸主」,雖然人人在心底內欲「誅殺」他們,但礙於自己細小的權力和低微的地位,只好敢怒不敢言。故片中四騎士成功尋找罪犯的犯罪證據,繼而交由警方拘捕他們,這不單使公義得以彰顯,亦使普羅大眾一洩心頭之憤,因為大眾認為他們犯罪以致十惡不赦,這已是公開的秘密,無奈大眾的能力有限,或者地方政府基於利益而偏幫他們,讓他們每次差點身陷囹圄之時皆能逃之夭夭。如今四騎士替天行道,不留情面地揭露他們的惡行,其勇敢而不畏強權的行為自然獲得大眾的歡呼和喝采。因此,四騎士每次出現時皆大受歡迎,這與政府包庇罪犯,或者政府無能有密切的關係,群眾對四騎士出場的熱烈反應,其實已為政府響起非一般的警號,提醒政府須急切地進行自身廣泛和深入的改革,只有這樣,才能挽回失去已久的民望。

究竟片中的四騎士是智者還是愚者?從功利主義的角度分析,他們冒著生命危險尋找罪犯的犯罪證據,只為了令公義得以彰顯,沒有任何實質的收穫,反而因得罪罪犯而被罪犯追捕,警方亦不會因其尋獲犯罪證據而向其致謝,反而因他們在捉拿罪犯的過程中不擇手段,或者被誤以為罪犯的同謀者而被警方通緝。可見他們是為公眾利益而犧牲個人利益的愚者。不過,從另一角度分析,他們是智者。因為他們不只顧及自身安危的即時和短暫的利益,還顧及社會發展的長遠利益。試想想:如果他們不出手阻止而有富商用欺詐和不法手段牟取暴利,越來越多財富被其據為己有,這會造成貧富懸殊的情況越來越嚴重,長遠來說,肯定會構成社會不穩,甚至引致暴亂的爆發。故他們的偉大之處,在於其為社會低下層發聲和打拼的勇氣和魄力,此無償和無私的付出和「奉獻」使他們成為大眾心底裡不折不扣的英雄。此類英雄為大眾出氣,只知耕耘,不問收穫,替他們作出向富人報仇雪恨的心理補償,這明顯是《非2》大受歡迎的主要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