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Wong | 26th Feb 2016 | 一般 | (16 Reads)

愛的價值  曉龍

常說現今的愛情關係仿如薄冰,家人之間的關係亦如浮雲,稍縱即逝,經不起挫折,甚至受不住困難的考驗。即使人際關係十分脆弱,可能因小小問題便會「粉身碎骨」,我們仍舊會珍惜自己與家人的關係,因為這是長遠性的關係,在同一屋簷下,我們曾經作出影響自己一生命運的抉擇,選擇男女朋友固然對自己產生或多或少的影響力,到了談婚論嫁的階段,選擇配偶更可能是人生的轉捩點。當妻子/丈夫日夜抱怨時,自己的自我形象低落,做事欠缺自信,個人事業的發展很大可能一沉不起;相反,當妻子/丈夫對自己作出無限度的支持時,自己的自我形象攀上高峰,自我形象獲得改善,做事時精力充沛,個人事業的發展自然一帆風順。因此,家庭是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家人與自己的關係對個人情緒、自尊感和工作表現有或多或少的影響,故自己對家人的愛可以超越時空的限制,當靈魂仍然苟存,人類仍舊會珍惜自己與家人相處的一分一秒,這就是《消失的愛人》的主線情節隱藏的核心價值。

       

《消》內人類的靈魂在死後重現,惦掛家人之情高於一切,這證明愛能排除萬難,使男女主角單單依靠自己的靈魂,便能看見對自己好疼愛自己的家人和朋友,從科學的角度分析,這實屬天方夜譚。不過,辨識誰能看見自己的靈魂,便可知道誰惦掛自己誰對自己好,這可使兩位主角重新認識身邊人的內心。很多時候,有些人外剛內柔,他表面上對人冷漠,欠缺人情味,實際上情感滿溢,有情有義。例如:男主角本來與父親有不少紛爭,成為「世仇」,但父親竟看見他的靈魂,這證明父親表面上對他冷漠,實際上疼愛他、關心他。《消》不是一齣平凡的恐怖片,在後現代的今天,全片再次提醒我們:親情比一切都重要。無論我們與家人有多少爭拗,甚至產生衝突,源於親情的關係,我們都願意體諒對方,懂得從對方的角度思考和分析每一件事,所有的問題都會迎刃而解。因此,珍惜眼前人是《消》的重要訊息,叫我們在繁忙的生活之餘,多抽時間陪伴家人,與他們相處;否則,當他們離開我們時,我們便會後悔莫及,深知自己忽略了他們,失去了經歷愛與情的「黃金機會」。

       

有心理學家認為:對身邊人而言,家人意外死亡所帶來的打擊,比其他死亡原因帶來更嚴重的傷害。《消》內家人意外死亡事件不單破壞了家庭的完整性,還帶來了心靈方面深層次的傷害;倘若現實生活中的死者真的像此片的主角一樣,依靠自己的靈魂重返家人身邊,與家人一起度過「最後的時光」,筆者相信他們所受的傷害一定會減輕。因為家人會有足夠的心理準備,知道身邊人快將離開,自己會為他們預備一切,這總比噩耗突然而來的打擊輕省;由於人類面對身邊人「消失」時,需要有充足的時間調整自己的精神和心境,故自己與身邊人最後時刻的相處,可舒緩身邊人「消失」所帶來的痛楚,亦能使自己正常的生活日漸恢復。身邊人的「消失」可能令自己有各種各樣的擔憂,但當身邊人在「消失」前給自己各種安慰和勸勉時,我們便會如釋重負,放下重擔,亦放開一切。由此可見,「離開前的歡送會」的珍貴價值,不在於其能否使垂危者安然「離開」,而在於其能否令垂危者的身邊人有足夠的心理準備和適應能力接受他/她的「消失」。

Wong | 16th Feb 2016 | 一般 | (7 Reads)
偶然作出的抉擇   曉龍

       

作出選擇可以很容易,亦可以很困難。我們不經意而快速地作出的選擇,往往或多或少地影響自身的人生旅程。從中三升中四和中六升大學的選科,選擇男/女朋友為拍拖對象,以至選擇結婚對象,每每「牽一髮動全身」,這就是蝴蝶效應,每一次選擇的過程操控著自身未來的命運,甚至影響著整段生命的歷程。故長輩往往會在後輩作出重要抉擇前,對他/她千叮萬囑,不要選錯科,不要選錯男/女朋友,不要選錯結婚對象,因為「一子錯,滿盤皆落索」。可能《愛你‧不愛你》的導演羅斯卡治了解此道理,以抉擇為片中整段愛情故事的主要信息,說出愛情世界內作出的抉擇往往包含放棄和犧牲,作出選擇的背後,很多時候都需要付出代價,至於代價的多與少,沉重與否,則屬見仁見智。

       

片中卓維斯(賓域加飾)本來享受著花花公子的悠閒生活,沒有牽掛,沒有負擔,無憂無慮,但當他結識鄰居嘉碧(卓麗莎葆瑪飾)後,突然點燃了他心底裡的戀愛之火,與她在一剎那間牽動了彼此的戀愛神經,繼而「不能自拔」。他在單身與拍拖之間猶豫不決,她在他與拍拖多年的舊男友之間亦搖擺不定,雖然他與她兩人都難以作出抉擇,但最終他們都各自作出最後的決定,他在她的父母「半推半就」下向她求婚,她在他別具誠意的追求下答應了他。很多時候,在現實生活中,我們都會像銀幕世界內的他和她,沒有深思熟慮,不曾苦苦思索,僅憑感性與直覺,就選擇了理想中的他和她。這種偶然作出的抉擇,可能就是愛情的魔力,叫我們忽略了曾經擁有的理性思考,忘記了先前設定的種種擇偶條件,只在愛情世界內「橫衝直撞」,如果幸運,就會遇上合適的對象,享受甜蜜美滿的婚姻生活;如果不幸,就會被愛情騙子欺騙,前路坎坷,沒有光明,遑論能享受浪漫的愛情。因此,《愛》在情人節期間上映,欲給普天下情人希望,片中他和她偶然作出的抉擇仍能帶來互愛互信互重的感情世界,故貿然而未經仔細思考的抉擇仍能換取幸福的將來,美滿的人生。

《愛》呼籲天下有情人需要懂得珍惜,這就像片中的他在結婚後仍然經常忙於工作,沒有時間與她相處,直至她遇上交通意外,突然在醫院內昏迷不醒,他才了解珍惜身邊人的重要性。因為他在日常生活中沒有分配足夠時間關心照顧她,直至她沒有能力再與他談話,他才後悔莫及。在現實生活中,我們經常營營役役,忙於工作,為了發展自己的事業,忽略了家人,直至家人患病或遇上嚴重意外,我們才懂得珍惜。因此,《愛》使我們緊記關顧家人的重要性,幸好片中她在醫院內昏迷過後自然甦醒,他仍然有機會再次與她談話,再次關顧她,再次愛她;否則,他只會在自己的人生中留下污點,甚至留下遺憾,揮之不去,亦不可能完全抹掉。由此可見,「愛得太遲」是現今都市人經常出現的毛病,很多時候,我們以為人生旅程漫長,今天沒有去愛,明天可以補償,殊不知今天不愛,明天可能已因種種事故而沒有機會再次去愛。故「愛要及時」,《愛》正好提醒我們,在日常生活中需要時時刻刻維持工作與家庭的平衡,過度重視前者而忽略後者,不單損害我們的心理健康,還會使我們在生命中留下不可能彌補的「缺陷」。


Wong | 11th Feb 2016 | 一般 | (14 Reads)
大愛還是「小愛」更偉大?   曉龍

       

近年來,改編自Marvel的動畫電影越來越多,不少主角都是伸張正義的英雄人物,例如:《鐵甲奇俠》、《美國隊長》電影系列等,以拯救全人類的性命為己任,擁有「愛人如己」的大愛,每次出場時,都以「保護地球」為目標,與極端的邪惡勢力對抗,願景宏大,理想高遠。不過,《死侍: 不死現身》中的死侍剛好相反,為自己多於別人,其變種基因被激發後樣貌大變,用盡所有辦法想變回從前的英俊樣貌,讓從前的女朋友再次願意與自己一起,此「唯我獨尊」式的小理想,雖然對整個社會甚至整個世界沒有什麼明顯的好處,但最少他會為了獲得「小愛」而努力,不會利用「自我痊癒」的特異功能作奸犯科,更不會騷擾社會秩序。因此,《死》內「小愛」的彰顯,不比大愛遜色,因為「小愛」蘊藏的自我滿足感和浪漫感可讓自己確定人生目標,帶動自己不斷向前邁進,對個人成長而言,有難以估計的裨益,而大愛會與「小愛」一樣,帶來相似的滿足感,同樣會迫使自己勇往直前,在成長歷程中,其實大愛與「小愛」同樣有鼓勵自己積極向上的功效。

       

從傳統道德的角度分析,《死》中的死侍絕對不是好人,他滿口粗言穢語,行為放蕩猥瑣,是一個來自基層的不折不扣的粗人。幸好「天生我才必有用」,他有變種基因,懂得「自我痊癒」,不怕利刀和子彈,斷手斷腳都可重生,世界上的偶然事故很多時候都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其被專權者利用卻偶然激發自己的變種基因,成為「不死人」。別以為英雄總是上流社會人士的「專利」,他屬於低下階層,卻仍然能成為英雄,有機會對付比自己更壞的壞蛋,沒有道德的枷鎖,可能可以做得更盡、更徹底。因為他在執行任務時,已沒有避忌,敵人卑鄙,他可以運用比敵人更下流的方法對付對方,敵人暗箭傷人,他無需運用明刀明槍,可以利用更無恥的手段對付敵人。因此,死侍比過往任何一位銀幕英雄具有更強的親切感,在於其充滿瑕疵的個性,不拘小節的作風,正與身為基層市民的普羅大眾的形象不謀而合。故電影宣傳機構著意把宣傳重點放在他的平民形象上而大受歡迎,對於以普通小市民為對象的推銷策略而言,這肯定不足為奇。

此外,《死》與其他強調自身是難能可貴的大製作的Marvel動畫電影不同,《死》以真人式英雄為賣點,即使死侍不會傷殘,他仍舊會受傷,仍然有痛楚,仍舊有感覺,在這方面與普通人無異。觀眾容易看得投入,因為他是「著地式」英雄,不會在每次打鬥中輕易地獲得勝利,會經歷挫折,甚至親嘗失敗,與觀眾自身的際遇可能有不少相似之處。當我們失落沮喪時,可能會想起死侍,夢想自己會有創造奇蹟的一天,處於將近絕望的邊緣時,仍不會輕易放棄,因為我們相信光輝而充滿希望的未來指日可待,這就像《死》內他成為變種人後,曾經因自己不能回復昔日英俊的樣貌,突然感到絕望之際,看見舊日的女朋友時,她竟不介意他醜陋的容貌而願意與他在一起,這使他重拾繼續努力地生存的盼望,亦證明愛情可以「戰勝一切」,心中有愛,無論樣貌如何,都不可分隔一對相知相親的戀人。由此可見,樣貌性格的缺陷都不能阻礙偉大的「小愛」的實踐,唯有狡猾的臉龐和陰險的個性才是「小愛」在實踐過程中最大的敵人。


Wong | 6th Feb 2016 | 一般 | (7 Reads)

只相信親眼看見的表象   曉龍       

很多時候,我們只相信親眼看見的表象,看不見內蘊時,就天真地假設它不存在,然後就大膽地以表象反映的所謂「事實」妄下判斷,此判斷不理智,亦不合理。這就像《西遊記之孫悟空三打白骨精》內唐僧 (馮紹峰飾)依靠肉眼只看見人,看不見妖;而孫悟空 (郭富城飾)擁有「金睛火眼」,看見人背後的妖。唐僧認為他們是人,在孫悟空眼裡,全部都是妖。這使唐僧與孫悟空產生衝突,甚至決裂。事實上,我們很多時候會犯了與唐僧和孫悟空相似的過錯,只堅持相信自己看見的表象,不理會別人看見的真相,我們在日常生活中與其他人相處時,亦容易堅持己見,深信自己的所知所見,不曾考慮他人的所知所見。我們容易被蒙蔽,因為我們很多時候看不見隱藏於表象背後的事實,或者我們只看見事實的一小部份,看不見其餘不同層面的事實,只看見樹木,卻看不見森林。因此,《西》依靠觀音 (陳慧琳飾)的言語告訴觀眾:不要只顧自己,應多顧及別人。可見別人可以為自己提供另一角度的觀點,或者成為自己的扶助者,甚至自己的「老師」。       

此外,《西》與傳統的同名小說故事不同,以犧牲為故事的核心,講述唐僧願意犧牲自己的性命,以助白骨精投胎轉世為人。雖然投胎轉世的說法備受質疑,但唐僧的犧牲精神,可給予我們不少啟示。首先,大愛必定是犧牲的大前提,犧牲自己以救贖愛人尚且合情合理,為了欲殺自己的惡妖而甘願犧牲自己的生命更屬天方夜譚。故唐僧看見白骨精埋藏於內心的善,同情她悲慘的身世,源於「捨己為人」的大愛,甘願犧牲自己的生命;另一宗教基督教提倡的「愛人如己」,亦與這種大愛不謀而合。其次,犧牲必須伴隨著崇高的道德價值,以徹底消除惡為目標,唐僧作出的犧牲是值得的。因為她最後煙消雲散,不代表她已去除惡念,一種對人世間不幸遭遇的憎惡依然「永遠留存」,他的犧牲示範了「大愛戰勝一切」的崇高價值,有了大愛,無論有多大多深的恨,都會「隨風而散」,這就是高尚道德情操的最高價值。再者,片中他的犧牲蘊藏著原諒和寬恕,在他願意犧牲前,必然先原諒和寬恕她,此寬廣的胸懷,肯定是締造世界和平的先決條件。因為直至今時今日,恐怖分子四處襲擊,弄至民不聊生,皆源於他們對已發展國家的政府的仇恨揮之不去。如他們能有廣闊的胸襟,原諒和寬恕政府的罪孽,世界和平必定指日可待。       

《西》的導演鄭保瑞一向擅長在自己的作品內加入個人獨特的觀點,過往拍攝另類電影時會這樣做,如今拍攝商業大片時更嘗試把表象與內蘊、自利與犧牲、小愛與大愛等兩極化的概念放在影片故事內,使觀眾除了享受美輪美奐的視覺效果帶來的歡愉外,還深思上述概念對自己人生的意義。很明顯,年青人和較成熟的成年人可透過此片「各取所需」,年青人可欣賞孫悟空與白骨精對打的緊張刺激的動作場面和唐僧師徒取西經時突兀奇趣的景觀,較成熟的成年人可藉著此片的故事情節思考犧牲、寬恕和大愛的重要性。由此可見,近年慣性拍攝另類電影的香港導演紛紛走進主流的商業電影市場,為商業電影增添別出心裁的新意,亦在同一時間內深化了影片故事情節的思考點和哲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