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Wong | 30th Jan 2016 | 一般 | (9 Reads)
「放下」仇恨容易嗎?   曉龍

       

憎恨一個人,所帶來的痛苦和創傷難以估計,很多時候,仇恨傷害自己多於別人,自己雖然不察覺這種傷害,但在每天的日常生活內經常記掛著此仇恨,就會引致情緒不穩,脾氣暴躁,甚至嚴重損害心靈健康。在傳統武俠片內,男主角通常都認為復仇是「清除」仇恨的最佳辦法,殊不知仇人死後,長年累月不斷累積而成的恨意不但沒有消失,反而因仇人的死亡而失去了憎恨的「目標」,自覺生命空虛,生存再沒有意義。這種與殺人償命、大快人心截然相反的論調,成為荷里活電影的編劇創作故事的基調,使欲復仇的男主角千方百計而千里迢迢地向仇人還以顏色,卻在一剎那間感到無奈,察覺「冤冤相報何時了」,放棄殺人的念頭,寬恕了仇人,並非只為了他們著想,背底後其實是為了減少自己憎恨仇人而帶來的心靈痛楚,如以自己與仇敵「雙贏」結局為最終的目標,寬恕別人,「放下」仇恨實屬合情合理的行為。很明顯,《復仇勇者》的創作人以以上的論述為創作的起點,「放下」仇恨成為男主角Hugh Glass(里安納度狄卡比奧飾)最終經歷千辛萬苦而自願作出的極致性決定。

       

「放下」仇恨從來都不容易。《復》內Hugh Glass被自己的團隊隊友拋棄,兒子被殺,對昔日的隊友產生深仇大恨,實屬人之常情。片中他多次垂死掙扎,生存的唯一目標就是為了復仇,編劇對他瀕臨死亡之際仍然記掛著仇恨的描繪,明確地表明他不是耶穌,不是一個寬容的人,有仇必報是他人生理念中的重要部份,故其後他甘願歷盡艱辛地尋找仇人,與之前他腦海中難以抹掉的深仇大恨的記憶互相配合,片中間歇性出現的閃回鏡頭,彷彿告訴觀眾復仇在他的人生中有不可取締的重要性,要「抹掉」仇恨,真的談何容易。最後他決定「放下」仇恨,與其說是源於人類與生俱來的「慈悲之心」,不如說他為了個人的心理健康著想,與其血刃仇敵而「一無所獲」,不如寬恕他們以「拯救」自己。因此,《復》以「自我救贖」為劇情的重點,復仇情節的設計,只是一種表達上述重點時運用的極端性手法,讓觀眾明白「自我救贖」有一定的難度,未「親嘗」仇恨為自己帶來的傷害和痛楚,未經歷從恨至愛的心靈轉化,絕不能完成完整的「自我救贖」過程。

相反,《甜味人間》內千太郎 (永瀨正敏飾) 選擇了另一種「放下」仇恨的方法。他開辦的銅鑼燒小店本來聘請了老太太德江 (樹木希林飾)幫忙製造豆沙餡,但她曾患痲瘋病,源於當地群眾對她的歧視,千百萬的閒言閒語嚴重影響小店的生意,這使她為免連累他,不繼續在銅鑼燒小店內工作。所謂「人言可畏」,他本應對愛說是非的群眾恨之入骨,但他認為一切皆源於自然的人性,不單沒有向群眾宣洩自己的不滿,更沒有對他們產生一丁點的恨意,只有萬分的無奈,加上一點點的不知所措,讓他依循最自然的方法解決問題,就是讓時間沖淡一切。荏苒的時光「清洗」了上述群眾的記憶,當她離開銅鑼燒小店,其後在療養院內去世,加上小店被財團威脅而易手,他轉而在公園內擺檔繼續售賣銅鑼燒,群眾漸漸淡忘了其擔驚受怕的痲瘋病「後遺症」,對她的記憶漸趨模糊,一切趨於平淡,一切歸於安穩。有時候,或許順乎自然地接受時間的「洗禮」是「放下」仇恨的最佳辦法,沒有一點「漣漪」,更沒有丁點「波濤」,所有執迷不悟的事情隨著時間的過去而「消失」。仇恨源於執著,或許「放下」執著就能使自己「放下」仇恨。


Wong | 20th Jan 2016 | 一般 | (6 Reads)
大企業的夢魘   曉龍

       

不少大企業的關注點,都在於盈利的多寡,《震盪真相》中與美國足球聯盟 (NFL)有緊密聯繫的美式足球企業亦不例外。片中的法醫病理學專家班尼特奧馬盧 (韋史密夫飾)本於社會公義,為人類健康著想,勇於揭發美式足球運動中球員因頭部經常性受到劇烈撞擊而引致的腦創傷後遺症─慢性創傷性腦病變,此病症使他們的腦部劇痛,難以忍受,單靠藥物難以解決問題,最後選擇以自殺的方式了結自己的生命。由於美式足球運動員大多在中年時期左右去世,比平均的死亡年齡早,故他們早死的現象引起傳媒的關注,這促使良心醫生挺身而出,以確實的醫學理據為本,解釋上述的現象,讓普羅大眾群起關注運動創傷和相關的健康問題,這本是運動科學範疇的一大進步,但美式足球突然變為異常危險的運動,甚至對個人生命構成威脅,家長自然會反對兒子學習此運動,其受歡迎程度大減,引致美式足球企業的利潤受損。這些企業為了保護自己的利益,肯定會遮掩此「震盪真相」,埋沒了企業良心,並視醫生為最大的敵人。全片以醫生與大企業的「對壘」為起點,解構社會良心與集團利益之間的抉擇,以維持人類健康與傷害美式足球企業為最大的衝突點,闡述企業良心在現今社會中不可取締的重要性。

       

近年來,企業良心成為普羅大眾關注的課題,甚至成為大學工商管理課程的必修科。因為世界上不少大企業是貪得無厭的「吸血鬼」,不單剝削至最極,且大多犧牲大眾的利益以換取其所屬集團的私利。《震》內醫生揭發的真相可能只是冰山一角,由於大企業擅長掩飾其經營業務的醜惡一面,運用過度美化的方法,售賣其在大眾認知範圍內的「最佳商品」,使他們只得悉其利而不顧其弊,導致買家/投資者只沉醉於美好的一面,卻忽略了醜陋的另一面。這裡所述的買家/投資者即指培育兒子參與美式足球運動的家長,他們投放大量金錢於此運動內,希望兒子依靠此運動出人頭地,成為社會上的知名人士,但卻忘記了兒子的健康比知名度更重要,亦遺忘了金錢利益在生命價值的層面上,很多時候只是一剎那的「過眼雲煙」。因此,當班尼特奧馬盧在接受傳媒採訪時揭露美式足球運動與慢性創傷性腦病變的因果關係時,除了相關的大企業有強烈反應外,球迷亦同樣對醫生的說法予以「還擊」,因為他們的眼睛已被自己的喜好「蒙蔽」,雖然耳聞目睹此病變造成的嚴重後果,但他們對此運動的熱愛已使其雙眼看得「不清楚」,在赤裸的真相面前,他們竟不承認自己所看見的是百分百的事實,因為大企業鋪天蓋地的宣傳伎倆已使他們對個人興趣的熱情處於「難以想像」的高峰,長時間不能被溶化,遑論會被「徹底消滅」。

由此可見,片中的醫生為美式足球企業「製造」縈繞不斷的夢魘,而此夢魘帶來的後遺症只能被減輕,難以被完全化解。因為醫生認為人類的腦部構造使其不適合參與美式足球運動,此極端化地觸及問題的核心,即美式足球應否被廢除的問題,如此運動不再存在,美式足球企業立即崩潰。醫生對美式足球的看法很大可能使此運動的相關企業「連根拔起」,故這些企業視醫生為最大的仇敵,並想盡辦法封鎖醫生關於此運動的所有言論,實屬情有可原。


Wong | 15th Jan 2016 | 一般 | (3 Reads)
創意還是技術較重要?   曉龍

       

別以為電腦生產公司的行政總裁一定會很熟悉電腦零件的裝崁和內裡各部分合成的技巧,他其實只是整家公司的「大腦」,負責操控其他「手手腳腳」,讓電腦工程師跟隨他的意念,進行創造和設計,使他的「藝術創作」得以成功實踐。故《時代教主:喬布斯》內每次喬布斯與電腦工程師產生爭抝時,喬布斯都會被工程師威脅,說沒有工程師,他一切的創意都會變為零;不論他的設計如何出色,意念如何非凡,沒有工程師,所有創作都不能在現實生活中實踐,遑論能在商業市場內正式推出。全片的情節可能會使觀眾懷疑他的能力,以為他只是一個愛幻想的藝術家,對所有技術層面的知識一竅不通,與其說他是電腦奇才,不如說他是別具創意的設計師,因為他對蘋果公司的貢獻在於產品的推陳出新,其功能的更新變化及外觀的創新和改進,以迎合顧客的需要;而不僅僅在於電腦畫面的編排,更不在於電腦內部的機械式操作過程的編排和零件的合成。因此,電腦款式會過時,電腦技術會過時,但豐富的創意的崇高價值在於其永不過時的更新和創造,喬布斯的成功之處,正在於此。

       

視事業為自己的興趣,比強迫自己發展表面上能賺錢實際上枯燥乏味的事業,獲得成功的機會更大。這就像片中的喬布斯,他在日常生活中喜歡觀察不同的事物,欣賞其優點之餘,還想盡辦法改善其缺點,針對產品為用家帶來的不便而加以改進,使創意得以實踐。就是這種對產品「忽發奇想」的構思和創造,使產品的推陳出新能從使用者的角度出發,切合他們的需要,因為他往往能從不同類型的用家的特定角度思考事情,使產品在廣大市場內推出時,能切合多類型用家廣泛性的需求。例如:學生及其家長希望電腦能發聲,透過電腦學習多個國家的語言;設計師希望運用電腦繪圖,節省工作時間,亦提高工作效率;辦公室內的會計文員希望利用電腦繪畫圖表,並進行簡單的財務運算;醫生希望依靠電腦檢測病人的身體狀況,並查找他們的病歷。每次他想起該款式的電腦有改進的空間時,他便會構思新產品,或者創造另一種嶄新的功能。由此可見,他對身邊事物需要不斷改進的濃厚興趣,促使他推出前所未有的新款電腦;很明顯,上述的興趣是他創意的來源,使其衍生不斷工作的動力,這亦是他取得成功以致成為國際性名人的關鍵。

不過,全片編劇毫無保留地展現喬布斯不近人情的個性,他的完美主義精神體現在其固執的個性上。即使他需要破壞其與多年的合作伙伴的關係,他仍舊會堅持自己的想法,因為他認為自己永遠是對的,雖然偶有挫折甚至失敗,但他依然不會動搖既有的信念,在他眼中,一剎那的阻滯只代表市場暫時未能接納他的產品,瞬間的時機不適合他,不代表他未能追上時代的脈搏,更不表示他是一個最後的失敗者。因此,他「無堅不摧」的自信促使他不害怕失敗,因為他最終相信自己會成功,就是這種無比的自信催促他不斷向前進步,其不被打垮的精神值得學習,但他堅持自我的風格,不聽從別人的意見,需付出犧牲人際關係的沉重代價。全片刻意展示與他合作的不同範疇的員工如何「艱苦」地配合和成全他完美主義的個性,正好說明他享受完美產品出現帶來的成功感之餘,與他合作的員工必須承受不容有丁點錯誤的巨大壓力和沉重負擔。故《時》以喬布斯為例,說明成功人士固然需要依靠別人的幫助,但別人很多時候為了幫助他們,卻必須「千方百計」地配合他們,只有這樣,他們才會獲得前所未有的成功;片中長時間對他不離不棄的女助手運用公關技巧幫助他化解事業和人際關係的危機,便是別人的配合助長他獲得成功的明顯例子。


Wong | 7th Jan 2016 | 一般 | (6 Reads)
公義仍存?   曉龍

       

以前看〈包青天〉電視劇集系列後,觀眾都會唸唸有詞地說:「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似乎相信終有一天真相會大白,真兇會被拘捕,世界會有公義。不過,在現實世界內,有不少懸案出現,沒有人知道誰是真兇,亦有不少案件中的真兇成功「逃之夭夭」,因為受害者的家屬沒有足夠證據把真兇繩之於法,知道他是兇手卻不能控告他,看見他時,有一種不知所措的無奈和不安,一方面需要在心理上安慰自己,勸說自己世界上仍有公義,這只是公義在一剎那間未能彰顯的特殊案例;另一方面又悲天憫人,譴責上天「優待」他,讓他殺人後仍能繼續安享自由,無需接受任何懲罰,甚至無需受牢獄之苦,認為上天容許不公義的事情出現,是上天的錯。《謎情追兇》內FBI探員婕絲(茱莉亞羅拔絲飾)及阿維(楚伊特艾治奧福飾)用盡所有辦法尋找證據,欲拘捕殺死婕絲的女兒的真兇,但發覺自己在蒐證的過程中「遍尋不獲」,一度發現自己有可能找到足夠證據時,卻偏偏遇上種種阻礙,甚至證據「突然消失」,上述的無奈和不安,正是描寫他們面對真兇時「不得其法」而感到憂鬱和惆悵的適切形容詞。

       

在《謎》內,觀眾早已知道真兇是誰,論懸疑性,此片確實不及其他偵探片,但此片的可觀之處,在於人性的刻劃。片中阿維不想婕絲的女兒枉死,認為世界上仍有公義,即使事隔十多年,只需找到些微證據,仍不會放棄其控告真兇的堅持,他克服困難的毅力,源於對生命的尊重。人的死亡雖已成為過去,即使真兇被捕,死者仍不會「復生」,但他堅守其人文主義的價值觀,確定人的價值不可取締,以還給死者公道為自己其中一項重要的人生目標,以法律為本,相信法制終能使公義彰顯。他在蒐集證據的過程中,腦海內曾一度閃現自行運用私刑殺死真兇的念頭,但最後都懸崖勒馬,認為自己魯莽行事會帶來不堪設想的後果,幸好頭腦不完全被感性的情緒佔據,在激動的一剎那,理性的思考仍然會發揮作用,提醒他:對真兇進行每一步的行動前,必須想及此行動帶來的嚴重結果;否則,自己必須承擔此結果背後需負上的所有責任,繼而進入難以想像的「萬劫不復」境地。

很明顯,《謎》的創作人不贊同「以暴易暴」,每次阿維欲訴諸暴力時,都會有些微自我控制的能力,相信法律比行私刑能更有效地使社會公義圓滿地實踐。全片改編自同名的阿根廷電影,以「放下」為劇情的焦點訊息,片中的阿維顯然未能參透「放下」的真諦,對十多年前的殺人兇手仍然恨之入骨,不能「放下」自己對他的仇恨,最大的受害者其實不是死者,而是滿懷怨恨的自己。《聖經》內上帝曾要求人類須寬恕別人七十個七次,但人有情有義,卻不容易學會如何寬恕別人,對別人寬容就像對自己仁慈,不懂寬恕別人等於不欲「放下」,自己不能釋懷,使個人的心理世界陷入痛苦,如需「離開」痛苦,就必須學會原諒別人,無論他們犯下如何嚴重的「彌天大罪」,自己仍應視他們為有血有肉的罪人,在上帝饒恕自己的同一時間內,自己亦應寬恕別人。因此,《謎》的創作人可能對人性有一番體會,視「不懂饒恕」為人類最大的罪,此罪從片初貫徹至片末,可能比傷人殺人更嚴重、更可怖。


Wong | 1st Jan 2016 | 一般 | (8 Reads)
百折不撓的精神   曉龍

       

《歡姐當自強》從20152016年進行跨年上映,對曾飽受挫折的香港人而言,顯得別具意義。片中的歡姐(珍妮花羅倫絲飾)面對事業上的挫折、婚姻的失敗和家庭的依賴,曾經徬徨無助,灰心沮喪,但她沒有放棄自己,依然在困難中敢於嘗試。在不知所措之際,她想起兒時至青年時期喜愛發明創造的興趣,欲把興趣轉化為事業,雖然其轉化過程有點「天方夜譚」,但她對個人理想的堅持,爭取展示才華的機會的努力,那種打不死的決心和百折不撓的精神,實在令人敬佩。很多時候,社會上的成功人士都不是天才,他們依靠百分之一的天份和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把少少的天份發揮至極致,就會在劇烈競爭的環境中突圍而出,最後獲得成功。

       

例如:片中歡姐為廣大的家庭主婦著想,改良地拖,在傳統的地拖之上加進伸縮手柄,可使地拖有自動扭乾的功能,無需弄濕主婦的雙手,且地拖頭可以拆開,放進洗衣機清洗,既節省時間,又方便,最重要的好處,是這種地拖無需用雙手扭乾,不會使主婦的雙手變得粗糙。在電視節目內由高級銷售員親手示範如何使用這種新款地拖,本是絕佳的宣傳手法,但他不是家庭主婦,又不熟悉地拖的最新功能,對這種地拖的好處更一知半解,這對地拖的宣傳有反效果,突顯了其缺點多於優點,遑論能充分地介紹其與別不同的特色,零銷售額的結果實屬自然。不過,歡姐不曾輕易放棄,她對自己的設計有充足的自信,認為新款地拖適合家庭主婦,特別是繁忙的在職主婦,沒有人願意選購此地拖,只源於銷售員對此地拖不了解,而非此地拖一無是處。故她決定「親身上陣」,雖然一開始不習慣面對鏡頭,但在熟習上鏡後,由於她是新款地拖的主要創作者,對地拖的介紹自然遊刃有餘,加上她的親自示範,讓家庭觀眾了解地拖的功能和好處,這使新款地拖的銷量節節上升。她的成功明顯在於她敢於嘗試的個性,如她不願意上鏡,新款地拖未能獲得廣泛的宣傳,此商品「無人知曉」,其取得成功的機會自然大大減少。

其後她成功開展自己的地拖生意,並不斷擴大經營的規模,但人心險惡,她不了解商業市場詭詐的陰暗面,竟被盜用創作版權,還被弄得差點需要申請破產。此嚴重的危機非但沒有令她消極放棄,反而使她了解商業方面法律的灰色地帶,讓她得以利用法律條文及其相關程序,奪回創作版權,雖然奪回的過程被簡化而顯得過於輕易,但她不容易放棄的精神得以貫徹始終地體現,在於她願意在遇上困難時樂於吸取經驗和教訓,不會在挫折面前退縮,願意「乘風破浪」,所謂「不到黃河心不死」,這就是歡姐生命精神和人生態度的精粹。《歡》的英文片名是 “Joy”,但觀眾不要抱著看喜劇的心態觀賞《歡》,因為此片展現的人生、家庭和事業方面的挫折,為觀眾帶來煩惱多於歡樂,她克服各種困難而需付出的萬二分努力,亦同樣為觀眾帶來苦楚多於享受,可能全片的創作人希望觀眾了解:憂愁之後會有喜樂,痛苦之後會有甘甜,陰鬱之後會有愉悅,黑暗之後會有光明。正如中國古代哲學家老子所言:「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福與禍只有一線之差,在福中固然喜樂,但在禍內亦要寄望福的來臨,可能歡姐飽受挫折後仍得享喜樂,其真諦正在於當中樂觀積極的思想和心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