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Wong | 27th Mar 2015 | 一般 | (3 Reads)
現代中國的悲歌   曉龍

       

1978年鄧小平推行的改革開放政策雖然能改善中國人民的生活,使一部份人能富起來,但多不勝數的問題緊隨此政策接踵而來,貪污問題固然嚴重,貧富懸殊亦被人詬病,拐帶兒童問題更經常成為傳媒關注的焦點。《失孤》以拐帶兒童為主題,描寫男主角雷澤寬(劉德華飾演)尋覓兩歲兒子雷達的過程,在十多年尋尋覓覓的生涯中,他的耐心搜尋、「百折不撓」的堅毅,彰顯父愛的偉大,以他與路邊遇上的人的簡短對話內容,側寫其尋親的決心,突出親情的可貴。作為一齣公路電影,《失》透過路與路之間多次的交會和連接,突顯「萬里長征」式的距離感;藉著摩托車高速而不停斷的奔馳,突顯歲月和時光飛快的流逝。對茫茫人海中迷惘地尋人而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實現尋人目標的指涉,在雷氏不修邊幅的臉容和憂鬱沮喪的心情配合下,顯得萬分無奈。那種不知所措而深沉的愁緒,在悲觀絕望的氛圍下,很大可能觸動人心,觀眾看見銀幕上的此情此景,哀傷的心靈「一沉不起」,要再次對生命抱持樂觀的態度,積極進取地追趕自己的目標,實在很不容易。

       

全片的情節不算豐富,其描寫拐帶的情節不多,引致當中的感染力大打折扣。綜觀全片,只有吳君如飾演的拐帶者緊抱別人的嬰孩的場面與拐帶的過程相關,其餘畫面把焦點集中在雷氏尋子的內心世界上,主要以對白交代其子被拐帶的原因和過程,但偏偏這些應由對白轉化而成的畫面才是最能觸動人心的感動位。其實編劇只需如實地把拐帶的過程在真人真事的根據下,毫無保留地在觀眾面前披露,這已算是交足功課。可能導演和編劇皆害怕披露中國的黑暗面,恐怕會破壞中國的形象,影響其軟實力的發展。但筆者認為:中國要進步,必須勇敢地面對自身的問題,如對這些問題「左閃右避」,只會使問題日趨嚴重,最終「不能自拔」。或許此片赤裸裸地描繪眾人皆知的事實真相,會觸動眾多不同媒體的神經,爭相把電影與政治掛勾,這不是此片的創作人預期之內的結果,可能他們希望透過此片引起普羅大眾對拐帶兒童問題的關注,以單純和無私的愛心,給予失去兒童的父母無限的關懷和愛意,並突顯此問題在中國社會中的嚴重性。如今創作人只以「尋親記」的形式表達其對這些父母的關愛之情,重視問題的結果多於過程,對中國問題不太了解的外籍人士固然看得一臉茫然,即使觀眾是中國人,對這些事情沒有相關的親身經歷,在銀幕上看不見拐帶的實況,亦難以把自己投射在雷氏的角色內。因此,全片導演和編劇焦點的錯置,直接削弱其與現實社會的關聯性,亦大大降低觀眾對其情節的投入感。

幸好片中曾帥(井柏然飾演)成功找到親生父母,差不多整村的人走出來歡迎他回家的情節,尚算觸動人心。但曾氏說自己只為了成為一位「正常人」,成功拿取身份證,將來能取得結婚證書的目的,而甘願長途跋涉地尋找親父母,此動機有很大程度的功利成份,不論尋親過程如何艱辛,當中的經歷如何刻苦,仍難以說服筆者他對親父母有真真正正的情和愛,因為這種情和愛只建基於其個人的利益之上。由此可見,很多時候角色背景的設定明顯影響其以後行為對觀眾的影響力和感染力,曾氏的角色未能成功為筆者「催淚」,其源頭肯定在於功利動機與其表現的道德行為毫不協調所致。


Wong | 18th Mar 2015 | 一般 | (13 Reads)
從心而發的偉大    曉龍

   

在香港這個現代化的社會內,不少人都豐衣足食,享受著充裕的物質生活,身旁的人大多衣食無憂,對弱勢社群的關注,多只集中在報章和電視報導內,渴望親身接觸此社群中的成員的熱心人士,實在少之又少。《五個小孩的校長》中只拿四千五百元月薪的呂慧紅校長,不為名利,本著教育的熱誠,為元朗貧困村落的弱勢社群子女提供優質的教育,期望她們能透過教育改變自己的命運,所謂「知識改變命運」,當中的核心思想,便是學歷提升能幫助孩子找到工資較佳的職業,繼而改變自己原生家庭所屬的階層,並改善自己的生活。不少人認為香港人大多唯利是圖,片中的呂氏校長不受此功利風氣感染,為了學生的福祉,願意付出大量精力和時間,這實在難能可貴! 

由楊千嬅飾演呂慧紅,以毫不計較的個性特質,積極進取的身體語言,表現其關懷學生的豐富感情。可能源於楊氏曾經是護士的關係,她成功把過往自己對病人的關懷轉移至其對小孩子的關顧上,令角色具有真實性和親切感,導演關信輝選擇楊千嬅擔演此角色,實是明智之舉,因為她在銀幕上的親和力甚強,是普羅大衆眼中的「好好小姐」,有母親的耐性和愛心,亦有健康的形象。因此,她容易投入在呂氏校長的心理世界內,片中她探訪小孩子家人的舉動,更突顯其對學生的日常生活的關注,當中表現的師生之愛,其實較接近非正式的「母女之愛」;楊氏以其對子女的情投射在片中的學生上,使其賢妻良母的形象溢於言表,亦使片中的她在舉手投足方面更接近現實生活中的呂氏校長。 

在香港這個強調現實主義的社會內,穿金戴銀是成功人士必備的條件,像呂氏校長「復興」一間幼稚園,很少被視為成功的個案。但她從不介意俗世的眼光,只管做好自己的工作,雖然別人對她只收四千五而願意做這份工的舉動偶有閒言閒語,亦對她為了使自己更著名更出位的動機偶有相關的討論,但她只會黙黙耕耘,不理會這些謠言和討論,努力地工作,以孩童的得益為自己最大的成功。這種教師的高尚品格和情操,實在值得尊敬,因為現實生活中不少人只視教師為職業,每天營營役役地度過,對自身的工作欠缺應有的熱誠,更遑論其對孩童的愛心和關懷。故世界上如有多一位像呂氏校長的教育家,孩童便有機會多接受更優質的教育,他們的未來便會更加美好。

《五》內森美飾演的補習天王,與楊氏飾演的校長有強烈的對比,這正好表現補習老師與學校教師的差異。前者視教育為賺錢的工具,他的成功指標,在於自己教育了多少學生,這些學生在文憑試內拿了多少5**; 相反,後者在教書之餘,還會教人,教導學生良好的品格,使他們學會如何做人,教師在言教之餘,還會進行身教,成為學生的榜樣。很多時候,身教比言教更重要,因為言語中的道德教育的影響力有限,不少學生會質疑教師言語的可信性,但當教師把自己的言語付諸實踐,學生便會對其「言行合一」的舉動深信不疑,欽佩其甘願犧牲的偉大行為。片中的呂氏校長的偉大之處,不在於其言語有多動聽,說話內容有多充實,而在於其對工作的無私付出和幹勁,比現今不少斤斤計較的年青人,在工作態度方面有過之而無不及。由此可見,《五》的編劇以真人真事為藍本,運用平實的拍攝手法,使片中的感動位別具真實性,觀衆聽聞真事後再看此片,令此片的感染力在相關新聞報導的發放下,顯得特別強勁,亦容易使觀衆感動落淚。


Wong | 13th Mar 2015 | 一般 | (8 Reads)
對集體夢想與個體理想的追求    曉龍

   

追尋理想和夢想是人生的必經階段。很多時候,理想與夢想只有一線之差,此刻的夢想,可能只是未來的理想; 此刻的理想,卻可能是未來的夢想。數十年前,到太空漫步是遙不可及的夢想,但隨著太空科技的進步,這種夢想有成為事實的可能,故會變成理想; 不過,在專制政權下,實現民主本來是一種理想,但在強權獨裁的壓迫下,此理想卻變成夢想。因此,你想實現的目標是理想還是夢想,關鍵在於其能成為事實的可能性,受個人能力和週遭環境的影響,藉以判斷其可在現實環境中出現的機會。《馬丁路德金-夢想之路》與《獵狐捕手》正好說明夢想與理想的實現,其實踐的過程中需付出數之不盡的汗水,部份人甚至會不擇手段,但求獲得自己想得到的名譽和地位。 

《馬》中的美國黑人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追求種族平等,本來是一種理想,但在1960年代白人壟斷的社會中這卻變成夢想。美國憲法列明人人平等,這本是人類與生俱來的基本權利,但偏偏白人為了保護自身種族的尊貴身份和地位,藉著偏幫自身種族的社會規範和法律,壓抑黑人,使他們自出生以來便深覺卑微和低劣,依靠其在黑人心底內貫輸的奴性教育,讓他們「甘願」臣服在白人政權下,使他們不會挑戰白人「崇高」的社會優勢。此「利益至上」的白人陰謀,源於其天真的想法,以為黑人定必依從白人擬定的社會規範和法津,必定唯命是從。不過,片中馬丁路德金的出現,正好說明「物極必反」的道理。當黑人被壓抑至極點時,他們必會反抗,爭取自己應得的權利和待遇; 片中黑人集體地手挽手,在街上集會遊行的舉動,正表明夢想不是一種口號,不是空泛的演講內容,而是實際的行動,加上同一的信念,在長時間的堅持下,願意付出大量的精力,作出無限的犧牲,最後成功實現本土社會、甚至整個世界認同的集體目標。故夢想與實踐可謂相輔相成。

    

相反,《獵》中的夢想純粹屬於個人性質,沒有達致集體利益的層次,與《馬》中崇高的夢想,相距甚遠。《獵》內年輕摔角手舒馬克在獲得奧運金牌後,希望在自己的體育事業上更上一層樓,使自己的聲譽和地位歷久不衰,遂願意接受富商約翰杜邦的協助和資助,準備向下一屆漢城奧運進發。這種對夢想的追求,有十分強烈的個人主義色彩,在舒氏與杜邦的對話中,沒有為國爭光的動機,只有其對個人名譽的追求,最多只有家族地位的延伸。在夢想趨於個人化的大前提下,這種夢稱為理想較合適,因為其對社會的影響微乎其微; 如果舒氏在杜邦的幫助下,真的能再次獲得奧運金牌,最多只在世界體育史上留下光輝的一頁,但對個人和家族的影響,卻可能名垂千古。因此,有時候,我們一生追尋的夢,歸根究底,可能只是自身慾望和野心「超乎想像」的實現,是個體理想多於集體夢想。 

要實現夢想,馬丁路德金選擇了一條非暴力的路; 但杜邦卻對理想落空的遺憾耿耿於懷,最後以暴力宣洩私心和慾望未能如願以償而衍生的憤恨和嫉妒。夢想與理想,本來是人生中不斷向前的推動力,但如果有馬丁路德金的自制力,黑人民權運動便能循序漸進地推行,最終達致今天奧巴馬身為黑人而成為美國總統的「美景」。不過,如果在追求理想和夢想的過程中過於急進,所有行為便會趨於極端化,當情緒失控而情況不在自己掌握之中時,越軌甚至犯法的行為便會出現,這就像杜邦的殺人事件,全因其把自身的聲譽和地位「無限放大」,一旦在一剎那間若有所失時,暴烈而「醜陋」的行為便會一觸即發。因此,「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理想與夢想實踐的道理,亦是如此。


Wong | 6th Mar 2015 | 一般 | (10 Reads)
「奇人異士」的貢獻    曉龍

   

在「同性相吸,異性互斥」的大原則下,我們習慣上都只接納和認同一些與自己個性和才能相近的人,對於「與別不同」的人,我們都會置諸不理,甚至加以排斥。不過,如果我們開放自己的胸懷,就會發覺:「奇人異士」有其過人之處,想到一些我們想不到的事情,亦能完成一些我們沒辦法完成的任務。因此,在神愛世人的大原則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存在價值,「奇人異士」亦不例外。《解碼遊戲》中艾倫圖靈的事例,正好告訴我們: 「奇人異士」雖然與別不同,但他們總能在平凡的社會中扮演「難以想像」的角色,在關鍵時刻內,他們能對整個社會,甚至整個國家,作出「喜出望外」的特殊貢獻。 

與其說《解》是一場遊戲,不如說它是一次救人的任務。片中的艾倫圖靈個性孤僻,不擅於交際,終日只埋首鑽研一部能破譯敵方機密的自動解密儀器,喜歡獨來獨往,亦不多與其他人交談。這種「獨行俠」的古怪個性,在英國講求團體合作的社會中,他被視為「異類」。由於他沉默寡言的特質,他能專注地進行研究,發明了世界上第一台電腦,改變了整個世界。他怪異的行為阻礙其成就的獲認同性,但很多時候像他一樣不落「俗套」的人,才能有非一般的成就。這就像片中的主題:「有時,毫不起眼的人……往往能成就超乎想像的事。」他在二次大戰中成功破譯德軍機密的裝置,促成戰爭的結束,使1400萬人得以逃離戰火。此劃時代的傑出貢獻,具有促進社會向前發展,以及人類獲得終極和平的恆久意義。故別人瞧不起他,是一種幼稚無知的「天真」,認為他製造的儀器只會浪費時間而不能發揮應有的效用,更是毫不專業的判斷,他悲慘的一生,正好反映旁人的錯誤可能帶來的嚴重後果,這亦是整個社會向前推進的明顯障礙。 

《解》的故事有十分重要的啟發性意義,就是包容的可貴。很多時候,政府機構/商業機構只會以劃一的標準任用人才,這些人才通過統一的測試,成為獲訓練而受重用的專才,這似乎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1940年代的英國首相邱吉爾用人唯才,發覺艾倫圖靈有與別不同的才幹,他的上司以正常劃一的標準評估他的工作表現,認為他不合格,應被革職,但邱氏慧眼識英雄,欣賞他「以機器對付機器」的構思,甚至讓他選拔合適的工作伙伴,使他專心工作。此特殊的用人眼光,正好反映包容能使被忽視的人才有機會發揮自己的才能,亦暗示劃一的選人標準很大可能抹殺了不少具潛質的人才。因此,他終其一生,雖然其工作方面的成就被「秘密」地肯定,但他怪異的行為和習慣始終不被社會接納,故其於片中表現的抑鬱愁緒,與當時保守的英國社會特質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當我們每天使用電腦時,會視這些電子產品的出現為理所當然,但我們曾否想過: 電腦的發明,是多少人用上多少時間製造的結晶品? 是科學家遇上多少次失敗而終完成的偉大創作?《解》敍述了電腦發明的背景,正好讓我們懂得感恩,懂得回想懷念電腦誕生的艱辛歷程,亦提醒我們,科學發明是為了救人,而非為了殺人。正當每天國際新聞片段中「伊斯蘭國」的暴力份子用各種方法進行屠殺時,我們深深了解科學創造以達致和平的重要性。片中艾倫圖靈雖然異於常人,但他對英國社會,甚至整個世界的影響,明顯是沒有任何人能取代的傑出成就。由此可見,不論科學、人文或社會角度,他的成就非比尋常,首相卡梅倫對其「無與倫比的偉人,拯救無數人命」的讚許明顯實至名歸,沒有過譽之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