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Wong | 28th Dec 2014 | 一般 | (5 Reads)
豐富的人情味  曉龍

       

當你到達倫敦,就會發覺不論紀念品店、賣毛公仔的商店或路邊的攤檔,都售賣稱為柏靈頓的小熊公仔。柏靈頓是倫敦一個車站的名字,這種小熊的生活態度、行事手法和對人的處事技巧,正象徵著倫敦人的種種廣為人知的「面貌」。《柏靈頓》內的小熊溫文有禮,雖然初抵倫敦因不能適應當地環境而烏龍百出,但牠內心善良,視人類為好朋友。牠在鐵路站內渴望得到倫敦市民的收留,初時以為他們異常冷漠,殊不知一個有人情味和同情心的母親愛護動物,願意收留牠,讓牠有一個穩定的居所。牠初抵人類家居時,對不同事物皆感到好奇,甚至誤用各種物件,搞到「六國大封相」,母親收留牠的心雖因丈夫對牠擾亂家居的行為而有所動搖,幸好她對牠有無比的愛心,認為牠終會適應人類居住的環境,就是這種堅持和執著,使牠得以在人類世界中留下來,並享受人類家庭獨有的人間溫暖。

       

另一方面,倫敦的冬天經常下雪,人與人在低溫下擦身而過,總有一種「相見但無言」的冷漠感,片中柏靈頓的出現,算是灰濛景緻的一種「點綴」。牠對人的熱情,使小朋友疼愛牠,其對個人良好道德原則的堅持,亦使小朋友視牠為自己的榜樣。牠正直不阿的個性,使其有一種不沾染俗氣的傻態,此乃未經雕琢的原始個性,是現今倫敦資本主義蔓延而日漸消失的人格特質。倫敦雖然貴為英國其中一個最富庶的城市,但它趨於功利主義,人與人的關係很多時候建基於金錢和利益之上,純樸小熊的來臨,正好沖淡表面上「金碧輝煌」的俗氣,增添了另一種高雅脫俗的稚氣。或許《柏》在今時今日追名逐利的電影市場內出現,正好提醒我們,一顆熱情的心能「溶化」冷漠,一段童真式的情誼能「破解」人與人之間久違了的「鐵牆」。在五光十色的虛幻中,每個人都渴望獲得更多順手拈來的利益,其變幻莫測的臉容趨於醜陋,但《柏》卻提出忠誠的重要性,過往戴著「面具」的倫敦市民在柏靈頓臉上「看見」單純和真誠的可貴,小熊實話實說,沒有虛假的謊言,只有無偽的善心。或許在人與人越趨「客套」的關係中,倫敦市民,以至我們,最需要的朋友,正是像柏靈頓一樣,願意以真心與自己交往的知己良伴。

此外,片中的柏靈頓成功獲倫敦市民的家庭收留,其成為一位正式的家庭成員,正反映倫敦「享譽全球」的包容性。眾所周知,居於倫敦的人包括多個不同的種族,亦包括來自世界各地的留學生。柏靈頓獲接納,正象徵整個倫敦市願意吸收不同的文化;雖然牠來自森林,與人類世界千差萬別,其姓名的原有發音歸屬熊語,但牠只需改一個全新的英文名字,入鄉隨俗,牠便會成為整個城市中的一員,可見倫敦歡迎來自任何地區的新成員,你只需在此都市內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間,能自得其樂地舒適過活,在電影虛擬的國度內,沒有人會排斥你,沒有人會歧視你。表面上,柏靈頓的角色來自童話故事,屬於兒童的玩意;實際上,牠是倫敦的「包裝品」,肩負著「美化」倫敦的重要任務。與牠同名的電影的出現,更使倫敦充滿活力和生氣,以熱情可愛的形象,吸引世界各地的居民到此一遊。由此可見,《柏》不僅是一齣以兒童觀眾為主要對象的電影,還是一部「旅遊特輯」,介紹倫敦的「個性」和風格,旁及其好去處,以和藹可親的形象,讓遊客抵達倫敦後仿如回到另一個家,享受異地給予的溫情、尊重和接納。


Wong | 20th Dec 2014 | 一般 | (2 Reads)
優質人格的塑造   曉龍

       

迪士尼創作公司貫徹一直以來不變的原則,以正面的普世價值向兒童和少年觀眾灌輸健康的道德指標,讓他們長大後以這些指標為主要的行為基礎,繼而締造充滿愛與和平的社會。上述的原則充分體現在《大英雄聯盟》的故事情節內,片中14 歲機械人學神童濱田廣本來無所事事,不能適應正常的校園生活,但獲賦予異於常人的發明才能,創造了性能優質的機械人,經常參加街頭的機械人格鬥競賽,但他得到兄長的鼓勵,一次到大學校園介紹個人創作的機會,讓他的創作得到資深機械人學學者的垂青,使他獲得大展才能的黃金機會。由頹廢至進取,從消極至積極,由茫無方向至建立目標,他正面的改變,正符合迪士尼「導人向善」的原則,亦切合其嚮往和建立更美好的世界的終極盼望。故片中初段對他個性和行為三百六十度轉變的描述,其實已把年輕人「勇往直前」的普世價值放在其中。

       

到了《大》的中段,最明顯的轉折位,就是他哥哥的死亡。他哥哥樂於助人,亦充滿愛心,當哥哥得知教授困於火場內,哥哥奮不顧身地重回火場拯救他,這種捨己為人的精神,脫離了近十多年個人主義的主流價值,為他人而作出犧牲的舉動,亦體現了「人人為我,我為人人」的原則,後輩幫助長輩的舉動,更有「感恩圖報」的含意。因此,片中濱田廣的死亡,可從不同角度進行解讀。從倡導個人主義和社會利益的角度出發,他因救人而不能自救,是愚蠢的表現,因為這是一種極大的冒險,倘若他未能成功救人但卻犧牲了自己,明顯是「雙輸」的結果,教授與青年科學研究生的人命損失,使社會失去了優質人才,並喪失了向前推進的時機。從道德和社會規範的角度出發,他以助人為快樂之本,冒險救人而犧牲了自己,是良好道德的彰顯,是崇高人文價值的體現,亦是美麗人性和人格的突顯。從集體主義和人情的角度出發,他與教授共同進行機械人研究,彼此之間建立了亦師亦友的關係,在各自的心底內留下了「刻骨銘心」的回憶,他們在同一學系內辦事,屬於同一團體,故他們合作關係之中的情感聯繫,促使他拯救教授,此「捨身」的行為,在情感滿溢的大前提下,實屬合情合理。

到了影片的中後段,他死後為濱田廣留下了一個醫護機械人醫神,初時濱氏為了對付害死哥哥的教授,把醫神改造成格鬥機械人,在面對敵人時,不再有善良之心,只集中精神,想盡辦法置敵人於死地。這種徹底改變醫神善良本性的做法,明顯違反了哥哥以醫神為「救世者」的原有宗旨,幸好濱氏懸崖勒馬,讓醫神痛擊敵人之餘,仍然保留其善良的本性,堅持其救人的原則。由此可見,以本片為例,迪士尼創作公司仍舊以愛與和平為每齣由其製作的電影的主流價值,即使主角間或因遇上重大事故而「失常」,間或顯露陰險邪惡的黑暗面,他/她終會醒覺,痛改前非,釋出善意,或回復以前純真時期的真誠本性;人有時候或會迷失、失落,但他/她終有再次積極進取的一天,不論影片以何人為主角,以那些情節為故事的「軸心」,其充滿愛意的環境和氛圍,以和平的方法解決任何紛爭的原則,仍然「從一而終」地獲得保留,繼續成為迪士尼影片恆久不變的核心價值。


Wong | 13th Dec 2014 | 一般 | (3 Reads)
公路如人生  曉龍

       

每天當我坐巴士時,看見窗外的風景,一座又一座高矮不一的樓宇,一個又一個「似曾相識」但又陌生的臉孔,人群在人潮中「去而又返」,就會發覺走過自己的人生就像坐巴士的歷程。人生由起點開始時,不斷向前走,這就像巴士走上高速公路,在人生的旅途中遇上或多或少的挫折,正如老年人常說:「人生不如意的事十常八九」,像巴士在公路上遇上阻滯,難以向前走,但為了到達目的地,仍要堅持初衷,奮力向前,克服前面的障礙;走過生老病死的人生必經階段,就像巴士在公路上完成了它的「任務」,把乘客載往他們分別想到達的終點,《接聽風雲》以一個男人與他正在駕駛的私家車為主角,在公路上「奔馳」的過程中,接聽了「大大小小」的來電,有大事小事,亦有恆常與突發的事情,甚至有些事情急待解決,人生旅程中的煩惱和苦楚彷彿在一剎那間「聚焦」在車廂狹窄的空間內,不論私家車如何向前高速行進,人生如何不斷推進,有些事情總是避不過,躲不了。

       

很多時候,即使你二萬分不情願,不願意再想身邊的事情,但周遭的事總如雪花飄至,一件事衍生的眾多其他事情總在意料之外,多種事情交織之下的混亂局面亦難以想像。例如:《接》內的男主角的女朋友快要懷孕而在醫院內待產,家中的太太得知他有外遇後情緒低落,加上個人工作上的困境,以及緊張刺激的球賽的最新消息,關於四件事情的來電交替而不斷地纏繞著他,在「時間不對」的情況下,他需在一剎那間於最短時間內處理這些一連串的難題,不可耽誤,亦不能拖延,更不能逃避。人在一生中需要負上的責任實在不少,而這些責任部份屬於先天性,而部份則屬於人為的部份,但片中的他遇上的問題幾乎全是自己直接或間接造成的,他在成家立室後,尋找外遇,引致女朋友懷孕,使太太覺得他對她不忠,傷心欲絕,繼而產生情緒問題;在工作方面,他在眾多事情上處理不善,引致「不堪設想」的後果,這些後果可能一半由他自己造成,一半由外在環境造成。因此,所謂「自作孽,不可活」,此句正好能應用在他的人生歷程內,片中約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問題由他自己造成,故這些問題必須由他自行解決,當他不能解決時,不能怪責他人,亦不能控訴「命運」,更不可怒罵上帝。

此外,作為一齣公路電影,《接》內他的私家車向前邁進時,他的臉容越顯憔悴,悔不當初,其沉鬱的愁緒,暗示其做了「天下間的男人都會做的錯事」,與國際影星成龍一樣,婚外情毀掉了自己原有的聲譽和地位;當他為了趕往醫院看自己的私生子出生而不斷加速時,其臉容越來越繃緊,情緒越顯沉重,當他十多歲的兒子告訴他太太在家中的異常狀態和行為時,他不知所措,欲放棄自己的人生,但卻不情願/捨不得推掉所有應負上的責任,在良心驅使下,他只好硬著頭皮繼續前進,盼望現在的「黑暗」終會過去,「光明」的另一天總會來臨。因此,全片末段他成功抵達醫院,但當他進入醫院的一刻,私生子的樣貌是未知數,女朋友的心情是未知數,她的親戚對他的觀感同樣是未知數,眾多未知數「結集」而成,人生的另一「迷宮」可能由此開展,這亦可能是生命最「有趣」和耐人尋味的起點,不能抗拒,不能「躲避」,更不可「逃之夭夭」。


Wong | 7th Dec 2014 | 一般 | (2 Reads)
國家還是個人利益較重要?    曉龍

   

很多時候,我們都會想像自己能穿金戴銀,享受奢華富貴的美好生活,有財富之餘,還有權力和地位。無論古人還是現今新的一代,皆希望自己能「不勞而獲」,因著自己在皇族家庭內出生,就可以無需擔憂維持生計的問題,肆意尋找自己夢想中的生活,盡情花費,在源源不絶的物質供應下,自己可過著頽廢糜爛的生活。不少人以為上述關於皇族的描寫乃理所當然,年青女子嫁入皇族豪門後,同樣可享受上述的生活,殊不知《摩納哥王妃》的故事刺破了理想世界中的美夢,揭露了皇族統治者必須憂國憂民的真相,女子進入豪門而成為王妃,國民對她的行為和能力有很大的期望,一旦她未能滿足國民的期望,他們便會刻薄地批評她,使她在日常生活中承受著沉重的壓力,與幻想中美滿愉悦的生活相距甚遠。因此,「地位越高,責任越大」,皇族享受奢華生活的背後,其實需要付出不為人知的「高昂代價」。

   

《摩》中的王妃原是荷里活著名影星,她為了國家著想,甘心放棄了自己的事業。這種犧牲,假如從物質角度分析,她已作出明智的決定,因為皇族家庭帶給她的金錢利益一定比荷里活給予她的片酬多,即使她不斷努力工作,所能賺取的名與利只能維持最多數十年,有一定的時間限制,總有一天需要退下來,但皇族給予她的尊貴身份的崇高地位,卻必定使她在歷史中留名,將來她去世後,仍然有人惦記她,懷念她。她獲得的名與利可能長達數百年或數千年,故她應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宮庭生活而毅然放棄事業。不過,在物質生活層之上,人類是萬物之靈,必定有更高的追尋理想的渴求。因此,她在成為王妃後,因未能察覺新的王妃身份與原來的演員身份可能爆發的衝突,她竟答應荷里活著名導演希治閣,演出他執導的新作,初時她以為個人理想與家庭背景沒有矛盾,怎知道她此決定換來摩納哥國民對她的謾駡,這證明個人身份與事業在很多時候會出現矛盾,她賢良淑德的公衆形象,不單屬於自己,還屬於摩納哥,故她參演一齣荷里活電影,其一舉一動皆會引起摩納哥國民的關注。雖說戲就是戲,現實就是現實,但觀衆容易混淆幻像與真實,她在銀幕上的一吻,不單屬於那一角色,還屬於銀幕以外的王妃,破壞了其賢妻良母的貞潔形象,亦損害了摩納哥在國際上良好正面的國家形象。故她最後為了成就丈夫的國家事業而放棄了自己的理想,即使有著萬般的不願意,她仍作出此決定,皆因她「愛屋及烏」,對丈夫的愛延伸至對國家的愛,對國家的愛延伸至對國民的愛,所謂「先天下之憂,後天下之樂而樂」,以小至大的延伸,正好呈現了人類社會中無私的大愛,而這種大愛很多時候都會以「自我犧牲」的方式,體現在偉大的歷史人物為了國家而放棄理想的沉重決定上。

香港的前特首曾蔭權曾答應市民「要做好這份工」,透過《摩》的內容分析,筆者相信此王妃真的完成了國民期望的政治任務。當摩納哥差點被法國吞併,處於危急存亡之秋,她在一段舞會講話中,以仁愛的普世價值為題,述說法國對摩納哥的不善,她沒有偏激地抨擊法國總統,只不斷申述和平與愛的可貴,此貼近當時主流道德價值的講話內容,正好深深地印在不同國家代表的心靈中,如法國真的在舞會後立即出兵吞併摩納哥,法國便會被冠以不仁不義的負面形象,其國際關係肯定因美國、英國等大國支持摩納哥而陷於破裂的邊緣。由此可見,片中的王妃懂得從法國總統自身的角度出發,當其吞併摩納哥所付出的代價大於其獲得的利益時,法國便會放棄侵略,故她是一個聰明且頭腦靈活的「外交家」,懂得從對方的角度進行深入的思考,是其成功拯救摩納哥,使其政權繼續「生存」而贏得國民掌聲的關鍵。